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贫僧】一花一世界

之前在群里讨论的梗,最后还是忍不住摸了下鱼。

其实这篇比神鉴那篇早写完很多,但我一直不大满意......最后还是变成这样了。想说的话都直接写在旁注,也就不啰嗦。

梗依据是:网页链接 

其实不管是哪个结局,我都很喜欢。 

——————


历史在那儿打了个岔。棋动,人动。

“换药了?”

“换了。”

顾昭垂眼看着沈独抿了口新药,蹙眉道:“换了什么?”

问题一出,顾昭蓦然觉得选择权又回到自己手上。他想起指名道姓给他的紫檀木盒,想起眼前人那句“你赢不了他”,也想起跟着那木匣子到自己手上的一张纸。略略折迭的纸上,泛着隐隐檀香,上头只有一个字:

“勿。”

勿什么呢?勿忘?勿怒?勿言?还是……皆有?

这些念头在他脑中千回百转,放在眼前,也不过一片茶梗浮沉的时间。顾昭眼底精光微闪,话都到了嘴边,却因片刻迟疑,使沈独朝他投来疑问的目光──既毒且伤使他面色苍白,更显目如点漆,唇尖还泛着药渍水光,透出一股虚弱的凌厉,冲突的美感。

一剎那,话变了。

“眼下能救你一命的玩意儿。”

最重要的五个字没说出口,顾昭几乎下意识换了副表情,褪去温润如玉佳公子的表皮,只余下一片嘲讽,殊不知在讽谁:“给你药还问东问西?难不成救你再杀你,有什么好处?”

沈独想也不想,讥笑回去:“谁知是不是又来个无用功?”

好似受伤的人压根儿不是他。

“有用。”

你来我往的针锋相对倏然被打断。沈独抬头,只见顾昭负手立在桌旁,却是敛去所有神色,半身隐没于阴影中,只余淡淡冷意:“确定有用。喝了便能操了。”

“呸,还真他妈以为你给我的是壮阳药?”

顾昭看着沈独边嘀咕边灌药,修剪得当的指甲尖,却一点一点掐入掌心的肉里──只因为,他看见沈独喝药时眼中那一闪即逝的急促,也看懂了这人的急促。

坏处是,沈独想也不想就信了他。

好处是,沈独仍旧想也不想就信了他。

顾昭没有等对方喝完那碗药便走了,仍然维持负手的姿势,身形笔挺。远远看去,闲庭信步,胜似天上谪仙人,谁人看了都不会觉得他方从窝藏妖魔道大魔头的房里走出来。

慧僧善哉,岂是什么善茬。

他终究还是败了。

 

沈独终究还是走了。

一切好似命定轨迹,顾昭看着沈独远去,看他仅仅用“活着”二字,吸引所有武林中人、正邪两派的目光。那人就是一块血淋淋的肉,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成为拿上刀的屠夫,只为最后能分一杯羹。

那又如何?

披着十六天魔图纹的紫袍,手持垂虹、雪鹿剑,那个身影自始至终都阐述一个道理:

那又如何!

从前是为生,如今只为人。一心向前,顾前不顾后;一意孤行,顾左不顾右。虽千万人,吾往矣!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噢,不对,佛若真的来了,他大概第一时间扑上去投怀送抱──被所谓“正派人士”邀请去不空山“围剿魔头”时,顾昭近乎恶意地想。

但这些恶念,在看到那浑身血污、跌跌撞撞出现在谷口的人影时,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顾昭居然在那一瞬间有些后悔自己曾经的嘴快:是的,他就是救了他,又杀了他。

可当沈独那双黑得透不出光的眼珠子望过来时,他却从这人眼中看见一片平静──那是充分的了然,不带一丝责备,一如他们每一次连手都能从对方眼里望见心照不宣的答案。他是白,他是黑,这世上本就黑白两道,各不兼容。

顾昭突然厌了,倦了。纵使他早早做好心理准备,仍旧从骨子里带着说不出的烦闷。

他冷眼旁观数十数百人围剿一人,只是握紧手中的蟾宫。

握紧,握松。

握紧,握松。

直到那个名为方晓的孩子被推出来,直到……沈独跪下。

握紧。

那一刻所有声音褪去,世界失了色彩,只余一个男人跪在地上,如同一口钟、一棵松,任凭旁人如何诧异、厌恶、惊吓,都不为所动。沉沉的三嗑头叩在地上,让他漆黑的发、如画的眉上,染尽地上污泥。

一下。握紧。

两下。握紧。

三下。再握紧。

有那么一瞬,顾昭不知自己究竟握紧的是手中剑,抑或自己那颗最柔软的心,又或者是在他满腹野心之外,独独放在心里那个身影;高高在上,邪魅狂妄,却纤尘不染。不管是哪一个,轻轻揪一把,都能拧出血来。

比起接下来要做的惊天动地、撼摇武林之事,他更想不管不顾冲进天机禅院,把那僧人揪出来,问他究竟教了沈独什么,又对沈独做了什么!

可他依然,动也不动。

一丝鲜血自那好看的唇角淌下,很快又被抬手抹去,替那张糊满干涸血渍的脸,再添上淡淡一笔。下跪后的沈独,还是他认识的样貌,却不再是顾昭记忆中的样子。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让他掏空心思坐上如今位子,也让他彻底失去一个人。

这魔头终于真正活过一次,却不是因为他。

棋动,人动;人动,心动──那一剎那,他就是蟾宫,蟾宫就是他。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如星辰之行。柔韧软剑一收一放,撢开朝沈独而去的大小暗器,一如他自始至终不变的心意,有他的野心,也有他的慕情。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今日他便作那天上鸟、人中凤,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终于有了理由,做一回自己想做的事,当一回自己想当的人:“杀戮深重固然该死,可出尔反尔也并不磊落。既然雪鹿剑已在方晓之⼿,将来只需在武林寻觅有心复仇之人,便可取沈独项上人头。不过迟上几天罢了,这么⼀点时间,陆庄主与池少盟主,都等不了吗?”

旁的那些质疑辱骂都入不了耳,唯一清晰的只有那声“顾昭」,那声来自沈独的叹息。

终于有一声唤,是为他。

“谢了……”

终于有一声谢,也是为他。

哦,这样啊。

顾昭忍不住想。

呵,也就这样了。

蟾宫软剑当空一鞭,划出一道银亮月弯,随着剑气倒灌,不住低吟,似仙人月下歌,声声啼悦耳──搭配几句粗口,真是再合适不过。

听着沈独远去的步音,顾昭冷眼望向如临大敌的正道中人,只微微抬了抬下颚,露出一抹极淡极轻的笑。

 

 

通往天机禅院的路,宛如一条被时光遗忘的狭道。

山岩上一样的鲜血旧痕,脚步旁一样的清澈溪流;行于此道之人,一样的经脉断裂,一样的失血过多,一样的筋疲力竭。

景一样,人一样,心境却不一样。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沈独眨去自额角淌下、混了血的汗,却仍难免被刺痛了眼。

此时已非隆冬,冬去春来,不管世间多少纷扰,人间多少干戈,唯有节气不停,岁月不止。可恍惚间,他彷佛又能嗅到清冷的雪气,淡去催化六和神诀至极带来的刺骨的疼。

说真的,今日的伤,还真没比那时好多少。

只不过那时是不甘的伤,此刻是担当的痕。

腰上仍挂着卷了刃的垂虹剑,沈独低咳数声,喘了口气,又踉跄起身,继续前行,直到天光洒落,直到望见那块恍若亘古不变的止戈碑,直到耳边尽是泠泠水声,蜿蜒过他脚边,带走他满身满袍的血污。

原以为会等到缘灭那秃驴,再不济,也该有几个人守着吧?

可是,没有。

没有人在等他,一如他初来乍到。

这是种仁慈,抑或是另一种残酷?

沈独再也支撑不住,却是双膝一软,跌跪在水中。这一次他没有跪谁,只是单单承不住身上之重,累了、乏了,所以想休息会儿,顾不得姿势好不好看,真是累得人不如狗。

“哗啦啦……”

和尚,你在哪儿?

沈独想起那只死蝶,眼前一片模糊,上半身终是脱力摔进水里。奋力挣扎两下,也只不过挪了数步之距,糊了满溪暗红。

死了,也好?

不是吧。毒都解了,千辛万苦追到这儿,怎么就死了呢。

一双退去腥红戾气的干净眼褚,映着巨大的石碑,沈独呼出一口气,缓缓阖上眼。浮现在脑海的是记忆中的佛堂殿宇、三千神佛……最后终归一座小小竹舍,还有一个正在抄写经书,干净的、好看的背影。

混着血的水淌过眼角,又混入潺潺不停的溪里。

只是这回,再没有那幽幽白旃檀香。



是檀香。

沈独近乎瞬间清醒,一个激灵便欲起身,谁知全身经络一阵剧痛,手脚不听使唤,让他一下又跌回去。

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他。

“你……”沈独抬头,却在见到一张陌生面孔时硬生生打住。

昏沉时意识不清,等到脑子稍微好使,便能辨这是不同的香,也不是他孰悉的人。

那是一个小和尚,身量还不到他胸口,正吃力地撑着他,就像想把筷子搬走的蚂蚁,使劲吃奶的力气,也不知要把他拖去哪儿。

沈独倏然有些好笑。

“先放我下来吧。”

小和尚犹豫了一下:“沈施主……”

“不碍事。”沈独借力扶地,倒也安稳席地而坐。浑身依然泛疼,可他低头检视,便发现几个大伤血脉都用布条紧紧缚住,虽然是个笨法子,却也止住了血──止血,就意味着没那么容易死了。“我身上你弄得?”

“……是。”

在语带颤抖的雉幼嗓音中,沈独抬头,却见到一双怜悯的眼睛。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人,截然不同的样貌,却有着与当时相同的慈悲,还有相同的……

不忍心。

“天机禅院的和尚,都如你们这般么?”沈独垂下眼。

你“们”?

没听懂话中玄机的小和尚面上透出一股茫然,虽然惧于这人身上浓重的血腥味,更多少耳闻他止小儿夜啼的流言,却仍看不惯他满身血污倒在天机禅院石碑口──一时冲动,出手相助。没有什么缘由,只不过是那一点发自本心的善念。

不知是对是错,不知是否会降下惩处,只是他想这么做,便这么做了。

小和尚想了想,终答道:“小僧今日不过被派来洒扫碑门,就见施主您倒在那儿。师父常言,路见折枝也应扶一二。我、我只不过想,连花草枝枒都应如此,又何况是个活人……与身分无关……”

而且这倒在溪水中的男人,被洗去脏污的面孔,显得异常宁静美好。七分平静,三分淡然,眉头舒展,柔和了五官,和他想象中的“杀人如麻混世大魔头”完全对不上号……好似死得其所一般,于是更不忍心。

沈独看着小和尚局促不安的神情,大致也能猜着是怎么一回事。

怕不是你师父要给你活活气死了。

他咳了一声掩去泛到嘴角的笑意。若是从前遇到这事,他总该虚伪地感谢几句,又或者心情不好便冷嘲热讽一番,可时至今日,他不愿作那假人,也不愿违了自己本心,便掂量一下自己的状况,重新站起身:“善哉在哪儿?”

小和尚见他蓦然起身还想劝,却被一巴掌按住脑袋:“救命之恩不言谢,先回答我的问题。”

被摁着头的小沙弥自然看不见对方神色,碍于魔头之威,最后只好比了个方向,讷讷地说“善哉师叔人在业塔”,随后感觉顶上压力一松;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拾步上了台阶,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血印。

那边的小沙弥还在胡里胡涂,这边的沈独却已看了个门儿清。

哪会这么刚好有人去那里洒扫?而且去洒扫的还是个心地软得一塌糊涂的小傻子,随便见人都要救?

只怕是有人要他活下去,也有人同意他入了这院。

他不是第一次上不空山,却是第一次一步一步踩过一阶阶铺满青苔的石阶,不靠真气,不靠武力,就这么脚踏实地地走上去。

山上云雾飘渺,山下竹海茫茫。过程中,竟一路无人,像是这偌大禅院的僧人,一夕之间都不约而同避开了这座天梯,留他一人缓步而上。

业塔。

离开佛门又重回此处避世,是该受罚……沈独仰望似无止尽的阶梯,直觉其中应有古怪,可他不懂佛家规矩,更不懂佛学道理,只觉得以“业塔”论之,似乎略显苛刻。当初连千佛殿被他入侵,善哉都没进去,何况现在?

怕不是在躲他罢。

血污的衣袍拖拽于地,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行过一重山水。

行过二重山水。

行过三重山水。

沈独没有回头,只是拖着残躯,仍旧向前。

终是到了他的目的地。

历史在前头打了个岔。人的一生都在抉择,每到一个路口,便该择条路走。

东方戟在崖口上选择把自己的小师弟推落间天崖,成就了曾经的妖魔道道主沈独;裴无寂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选择将无伤刀对准沈独,推开他又恨又爱之人,成就了一个和尚;顾昭在姚青受困城池而收到沈独求救之信时,选择出手相助,成就了一个巨大的圆,圆了禅院中慧僧之谋……

以及善哉提了笔,在送去舍利时,选择多添上一个字,于是成就一个截然不同的局。

藏经阁卧伏在西北,千佛殿偏坐于东北,高高的业塔却在东南角上。八角舍利塔,陈旧的塔身沉淀着风雨侵蚀的痕迹,上面书写着的一行又一行经文,有的依旧清晰,有的却已经模糊。

八面塔身,刻的是天龙部众。

塔旁是一棵高大遒劲的老树,树上恰是含苞待放未开时,可一靠近,便能闻见淡淡幽香。

树下的台阶上,盘坐着一形容枯槁的老僧[1]

沈独原不想理会,一路上无人阻,到这里终于出现个大活人,这种角色大抵深藏不露,可他理都不想理,只抬首望了望这高高的佛塔,便要登阶。

身后却有个低哑苍老的声音传来。

“沈施主,留步。”

沈独停下,回身,却见树下老僧微微抬了抬满是皱褶的眼皮:“塔中人乃自愿而入。内不出,外不进,请回吧。”

他问:“为何他在里边?”

那老僧看了他满身的鲜血与平静的面容一眼,不答,只打了个机锋:“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

“扯你妈的鬼。”

这一段公案沈独还是听过的,只是压根儿不想往下听,当着这一名明显不简单的老僧的面,他冷笑一声:“狗屁的‘仁者心动’!一个巴掌拍不响,风吹幡动,自然是风动幡也动。风不动,幡不动,你心动一个给老子看看?”

老禅师历经世事,经过了几多风雨,可在他面前还敢如此粗鄙的,沈独算是独一份。他看沈独的目光,忽然也变得一言难尽了起来[2]

“既知,又何苦多此一举。”

沈独藏在袖中的手蓦然颤了颤。

在望见舍利塔时,他心底就突然有了答案,只是此刻被人证实,依旧震撼。舍利解百毒,难怪当时顾昭的神情那么诡异……一时间,千万头绪全数串联,曾经质疑过的念头,也一夕间得解:他的和尚,压根不是重回佛门以避世,是重遁空门,给他送来了一碗解药,只为让他多活那么,几天。

谁人安排在门口救他一命。

谁人只要他活下去。

“哈……”一声闷响自沈独口中溢出,不似笑,更胜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竟是一时半会儿都停不了,像是听了什么极为可笑之事,笑得惊起枝头飞鸟,却又令闻者伤怀。树下老僧望着他此时此刻的神情,也知此情此景皆无话可解,便轻叹一声,宣了一声佛号,却不再拦,也未再阻。

沈独笑了会儿,便收了声,举步往塔内而去。

七重浮屠,庄严肃穆。

塔外的天光斜斜照进塔里,空气里浮动着发亮的微尘,高大的佛像立在塔内,低眉敛目,周遭的墙壁上堆放满古老陈旧的经卷,经卷的缝隙里偶现旧日刀剑留下的痕迹,也不知上百年还是上千年了,看着竟有些触目惊心。

传闻这⼀座业塔乃是为禅院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位“杀生佛”所立,因有杀生之孽,所以名曰“业塔”。

解了百舌毒的舍利,便是祂坐化后所留。

沈独从来不信神佛,入了此塔见了此佛,也生不出什么敬畏之心[3],只驻足片刻,看会儿这巨大的雕塑──与此同时,另一侧的老旧木梯也有人下来。

虽然内力没得差不多了,但沈独还是能听出来,这不是他等的人。

一个小和尚出现在梯口。

又是一个小和尚!

沈独面色微沈,也没心思去嘲讽,只开口问:“善哉是不是在上头?”

小和尚点点头。

沈独看了看对方这小身板,确信这该是个不会武之人,便想绕过人上楼……却被人一把拦下,只见那小和尚坚定地摇了摇脑袋。

这样子,让他想起最开始见到某人的场景。

“你也修闭口禅?”

沈独觉得自己这回学乖了,却见小和尚眼神黯了黯,尔后微微摇头。

原来,是个真的哑吧。

看对方死死拦住他的架式,好像他只要上去一阶就要扑上来抱他大腿,沈独便知道这小家伙的决心。

他看着回转上去的旧梯阶……从山脚到这里,他不知已行过多少个楼梯,却没有哪一个,比此时此刻更让他觉得遥远。

所以他问:“他不想我见他?”

这个“他”没有指名道姓,却也清清楚楚。只见那小和尚犹豫了一会儿,居然一副没猜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的样子,最后先摇头,再点点头。

但沈独就是懂了,很简单就看懂了:

不是不想见他,但也不能见他。

取走舍利救了佛门之外的人,还是一个杀生无数的刽子手、大魔头,又岂是简简单单在业塔关上三年五载能扯清的事?

沈独有些恍惚,小和尚倒也不赶他,只是坚定地站在楼梯口,一副“要过此门先踩过我尸体”的从容就义模样。看着看着,居然把沈独看笑了……

只是这笑容很淡很淡,淡得彷佛随时能化入光里。

他再抬头看了杀生佛一眼,便从怀里掏出一个从出发之际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身的小小木盒。那木盒很小很小,摀了这么久,早已被体温熨烫,外盒一丝雕纹皆无,但异常紧闭,就算外头沾上了血污,也染不了盒中之物。

沈独拨弄两下,将盒子打开,里头躺着两颗方糖。

虽然早有准备,但当这一刻来到,却仍让他语调带上暗哑。

“替我把这东西交给他。里头一颗是你的,一颗是他的。”

小和尚一脸不解,还是接下盒子并点了点头。沈独转身就走,却在踏出两步后又回过头:“方才,对不住啊。”

似乎,他总是错。把一个不开口的僧人误认成一个哑吧,把一个小哑巴误认成只是不能开口。

那一瞬间,小和尚蓦然感受这声歉的诚挚,因此他摇摇头,咧嘴笑开,露出缺了一边的牙。笑弯的眼里清澄明亮,在这佛塔中,一如平等洒落在佛像与沈独身上的阳光──那光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拖拽在杀生佛身上,又拖拽过业塔石阶,直到出了那一座舍利塔,再拖拽到青青草地上。

老和尚还在树下,却多出了几个人影。

缘灭方丈看着他,身后是十数名持棍武僧……还有救了他的那个小沙弥。

“沈施主,已想好去哪儿了么?”

缘灭开口,眼怀慈悲,挡在目露不善的武僧众面前,先一步开口。

沈独觉得他应该要怒的,可是在走出业塔那一刻,他便心如止水,想怒也怒不起来。偏头想了想,最后只问:“竹海里那间竹舍,有人住么?”

此话一出,不少人群里的僧人微微变了脸色,有些微妙,有些古怪。

“否。”缘灭方丈很快给出答案。

沈独敛眸:“我也没多长日子了,就最后这点时间,借住一会儿啊。”

不是疑问句,只是肯定句。

“天机禅院又岂是你说来就来、说住就住之地?”有个武僧怒道。

沈独看也懒得看他:“难不成你还要我回妖魔道呢?”

那人一时语塞。

缘灭大和尚看了他一会儿,便拍了拍身旁小沙弥的肩,又让跟着他的武僧散了,等到人走得差不多才缓缓开口:“竹舍已有人打点好了,您便直接去吧。”

沈独也不道谢,只是朝缘灭摆摆手,便一脚一脚往山下走;一步一步,沿着他曾经最熟悉的小径,进到那竹海之中。

确实有人洒扫过了,门口不见几片落叶。

推开竹舍小门,里头干干净净,还是他熟悉的样子……不对。

沈独瞪大眼,三步并作两步进到屋内,就见原先空了的架上已经补上不少经书,甚至掺了几本杂书,分门别类,细心按大小排序。床铺也整好了,柜里放着一垒干净衣物,炉里还摆着未烧的炭火。

一切的一切,都和最初,一模一样。

除了画筒上插着两幅画卷。

沈独走近,慢慢打开。

一幅是他画的春兰未开,里头仍然夹着一朵已枯的半开兰。

一幅是他未曾见过的、崭新的……春兰图。

笔触沉稳,线条柔软。画中每一朵兰都开了,朵朵带着温暖春意,沁人心脾──虽未有蝶,春以至。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是么……”

一滴泪终究落下来,晕开了纸面,晕开了一朵花芯。

 

你喜欢我吗?

嗯。

 

这便是那人的回答。

千待万待,他终是待花开那一日,灼灼其华,伴随一股淡淡的白檀香。

一只蝶停驻在竹舍棂沿,翅膀开开阖阖。来了不一会儿,又走了。

似乎是到僧人晚课之时,从远远的山顶传来隐隐梵歌,方才一路无人的不空山,此时此刻又活了过来,在佛语中生机盎然。

沈独收起画卷,有个救他一命的小沙弥在路上跌跌撞撞地走,手上提着简单的食盒与药篮,此时正在门外朝他挥手。

在这花花三千世界,他豁然心满意足。

也不过,这样就足够了。



—— 

[1] 「藏经阁……老僧」此段,乃引用原文,但改了树上描述。

[2] 「那老僧看了他……一言难尽了起来」乃原文场景对话。

[3] 「七重浮屠……敬畏之心」乃原文

 

旁注:

原先应该写到前边就停了(见前段),但我还是舍不得,所以补上后章。然而后章中心为沈独,我这几天琢磨许久,觉得割舍掉原文的某些部份,就不再完整,因此整个骨干都依附原文而生,但并不希望给人“改文修字”的感觉。

这篇文的出发点本是“一个不同的结局”,但终究沿着原文的历史轨迹,故直接将引用原文部分全数标注出来。

笔锋未及时镜太太,只希望不毁去〈贫僧〉原作意境。绝大部分内容依凭@窗下时镜 所发微博,生离不死别。

算是达成“BE中的HE,满嘴玻璃中的糖”这样神秘的成就吧。

仅为个人脑补,更多还是请直接订阅原文。

原文结局是真正的糖!甜!满地都是蜜!

 

 
评论(1)
热度(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