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光明&烏哭】畫家/歷史/龍

最近在峰倉坑中苦苦掙扎。

不想褻瀆女神又一直忍不住「寫個光明和烏哭的故事」的念頭。

原本想寫意識流三十題的,然而認真看完題目後我就決定放棄了【喂】

最後我改用「小說題材發想拉霸機」這玩意兒,隨手一拉,跑出了這三個詞彙:畫家,歷史,龍。看到這三個詞的一瞬間,我腦中也立刻跳出題材,所以就下筆了(笑)

人物塑造和文句什麼的,我太久沒寫文了,就當我練練手吧。

 @浮生若梦 嘿,我也推薦這拉霸機給你,繪手也能玩?

順,最遊記本來就沒有什麼歷史時間軸可言,所以我也就很東扯西扯的隨便寫了呀(淦)

——


1

很久以前,有一位著名畫家,筆下萬物栩栩如生。畫了花,蝴蝶會停靠其上;畫了水,狗會去舔舐;畫了布偶,孩子會伸手去抱;畫了窗,路人皆欲探頭。但眾人皆知,此畫師只畫靜物,不畫生物,問其為何,畫師笑而不語,以致終成謎題而無人知曉。

他的畫太過盛名,最後流傳到皇帝的面前,連天子也驚嘆不已。為此,天子下令召見畫師,命其為佛寺在牆上作畫,並且指定畫活物。畫得好,一輩子賞賜不盡;若不從,誅九族。畫師無奈之下,在牆壁上畫了兩條白龍,卻沒有畫上眼睛。

皇上得知後質問為何,畫師搖頭,只言若畫上眼睛,龍就會離牆而去;皇上與眾人不信,命畫師為龍點睛,畫師不敵眾議,最終提筆為其中一龍畫上龍目,誰知剎那雷霆大作,閃電霹靂,轟隆一聲,牆毀寺倒,那條白龍發出一聲悠遠的龍吟,凌空而去,徒留尚未點睛的另一條白龍於殘壁之中。

眾人皆驚,遂奉該畫師為半神,該牆又名「畫龍點睛」。

 

2

「所以我就好奇了,如果你能畫人點睛,那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烏哭看著眼前顫抖的妖怪──是的,妖怪。非神非人,夾於其中,確實是個「半神」。

「將妖力注入畫中,讓其從死物變成活物……真是特別的能力,堪比我從前遇到的某個少年呢,他也可以把人復活──啊,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吶,幫我一個忙吧,我一直很想要某個人的照片,但是他一直不給我。那麼就當我『委託』你,幫我畫張人像……啊,訂金和價金絕對會準時支付喔,我不喜歡賴帳。」

被奉為半神的妖怪繪師抖著唇拒絕了,「不、不行,因為那是『被禁止的事項』。」

「喔?被誰?」

打顫著牙關,畫師這樣告訴他。

神。

明。

大。

人。

渾身漆黑的男人咧開嘴漆黑地笑了。

「啊,很抱歉,那種東西很久以前就被拋棄了,所以沒有關係。」

他指向位在畫師身後,於畫框內冉冉升起的太陽:「就按照那幅畫的時間來吧,當太陽西沉的第七天,我會來找你拿我的委託品。」

「我向來公平,不賴帳,所以也不喜歡賴帳的人。」

 

3

眼睛是靈魂之窗……這句話是誰說的來著?

「視力好像又變差了,最近老是打不到蚊子,果然是老了嗎?」

「該去做視力檢查了吧,你最近看報紙都這樣子~看呢。」他揚了揚下顎,模擬老花。「說真的,很老頭子喔。」

「啊,我們家江流也這樣說過!還抱怨著『眼睛是靈魂之窗』,『師傅你上次連捧著經文都會念錯』。」

「最高僧還要捧讀經文啊?」

「啊哈哈,年紀大了會記不起來嘛。」

「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所以你才總是閉著眼睛?」

「不是呢,瞇瞇眼是天生的啦。」

「說起來,『眼睛是靈魂之窗』這句話到底是誰說的?」

「這個嘛……想必是,想像力豐富的人說的吧!」

「為什麼?」

「因為,我只能從一個人的眼裡看到黑與白。不管是你,還是我。」那個男人側過頭,淺淺地笑了。「我們都只是單純的人類而已呀。」

「……」

「啊,不過西方大陸上好像有別的顏色的眼睛。有時間我也好想去看看呀……這麼說起來,妖怪好像也會有其他的顏色……」自顧自苦惱起來的中年大叔,還有他眼中黑白分明的苦惱神色,好像就一直停留在那一刻。

如果說,人的眼睛是由乾淨的眼白與漆黑的瞳孔所組成,那麼,黑夜則該有漆黑的眼白與純白的瞳孔,清澈地,冷冽地,溫柔地注視著這個世界。

哪個才是黑夜的靈魂?

 

4

畫中的七天到了。

「我畫不出來。」面色慘白的畫師這樣告訴他。「沒有誰可以畫出一個人的靈魂。」

「為什麼?」

枝頭上的烏鴉歪了歪腦袋。

「因為,凡事都要付出同等代價。」

「我用明天的雨水,換了一紙清水;我用門前的花朵,換了一紙鮮花;我用一個被丟棄的布偶,換了一紙玩具熊;我用一間廢棄的房屋,換了一紙繽紛的窗欄……我用自己的眼睛,換了牆壁上的龍目。」

「哦──那很簡單呀!用你的換他的就好了。」

肩上的經文凌空浮動,枝頭上的烏鴉愉悅地叫了一聲。

「用『張僧繇』這個妖怪的存在,去換『光明三藏』這個人,這不是剛剛好嗎?」

烏鴉被屋裡傳出的聲響驚起,徒留一地飛落的羽毛。

烏哭推開大門而出。

「我已經支付代價,贖了你半個世紀被比擬為『半神』的罪。願你能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呀,張大師。」

男人呼出一口菸,朦朦朧朧地,像是翻騰地雲煙,遮住了天上的太陽。


5

烏哭無聊地想,他還是失敗了。

「張僧繇」這個妖怪的名字並沒有被他成功從歷史中抹去,畫龍點睛的故事仍舊流傳下來。縱使他不是很想承認自己的失誤,不過,也許是因為他漏算了「眼睛」的緣故──交付到上面的眼睛,果然無天經文也拿不回來。

或許是因為存在回收不完全的關係,連帶著那幅畫也「失敗」了。

失敗得徹徹底底。

「──真討厭啊,這種感覺。但已經沒有第二個研究對象了。」

他攤開那捲卷軸,看著站立其中的男人。說起來,看上去還有些好玩的恐怖,畫中的金髮男子有著一對黑色的眼白,和白色的眼珠。

不知道那個大叔如果知道自己被畫成這副德性會作何感想?

烏哭有點好笑地翹了翹嘴上的菸。

夕陽西下,黑夜即將來臨,在一片昏暗中,他看著畫中男子身後的滿月散發靄靄光芒,微微照亮畫中人的臉龐,也照亮他自己的臉。

「嘛,不過月亮畫得挺漂亮的。」


评论 ( 1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