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浅吻】被需要

在凉凉群里狙的上海卷,距离高考一阵子我最近才有时间动笔(。)

一篇小短打,而且也有些偏离主题,更像从「被需要」扩散的联想。

但我很喜欢《浅吻》,白筱婷是我凉凉最喜欢的女配……应该没有之一。

深怕亵渎女神原作,诚惶诚恐。

希望这是一个能给人带来小小幸福的,小故事。

——————


那是春日晴朗的一天。

许是受二、三月节气交替影响,暄暄老是流鼻水,因此白筱婷请了一天假,带女儿走了趟医生。同事上司大抵知道她一人带孩子,调班请假都睁只眼闭只眼,给她行个方便。

人情冷暖亦如这百变的季节,或许有时春寒料峭,但在放晴的日子里透出来的那点阳光,能直抵灵魂,将人晒得热烘烘地,由内而外地暖活。

妈在厨房忙进忙出,见她难得休假便坚持要煮顿好的;暄暄早上见了医生便嚎啕一上午,眼下哭累了,睡得正香。

就在熬排骨的香气中,她接到那通电话。

那是一组不认识的号码,但因为响的是她工作用的手机,白筱婷仍选择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惯常的洽询开头,也不是任何熟悉客户的嗓音,只有一个男人浅浅的呼吸声:“……请问,是白筱婷么?"

那一瞬间,美好的日子彷佛被这声音硬生生敲碎,使她浑身泛起疙瘩,几乎下意识想把手机甩出去,然而她没有──就算二手机送修也要钱的。而且,她不想为了一个在她生命中毫无份量的男人,浪费丁点情绪。

她可以听见母亲在厨房走动的脚步声,还有开水沸腾的声响,使头脑逐渐冷却。

“有何贵干,李先生?"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半晌:“你知道罗小……罗骁宇现在的地址,还有手机号么?"

白筱婷先是愣了愣,后忍不住爆笑出声:“我不知道你们在耍什么猴戏,但我想,李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她想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在意,却仍在字里行间带上了愤慨与嘲讽。“就算我知道,我也没有义务回答你。甚至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立刻挂电话,也完全称不上‘失礼’。"

“……"

电话那端一时无声,只余男子粗重的呼吸声。似一头走投无路的困兽,既无法哭泣,又无法朝她宣泄愤怒。

“若你无事,我便挂了啊。"

“我──"对方顿了顿,似无比艰难地开口:“我、我对不起妳……"她见过这男人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样子,因此对比他现在在电话中的语气,更显颓丧。他近乎可以称得上低声下气:“拜托妳,告诉我他在哪里。"

白筱婷在这一刻,倏然有些同情这男人。

他从不敢说出任何一句真心话,因为他知道,每一句话都能在他的心上剖一个创口。顾玉林能瞒着这人和她结婚,让这整场感情纠葛,不管对一个男人还是对一个女人,都变成一场巨大的骗局。

这家财万贯的男人,在听筒中的声音听起来却像被全世界遗弃,没有人需要他,也没人爱他。

“你何顾玉林分了?"她知道这句话有多残忍,却仍不免感到好笑,居然到离婚后,她才提出这个问题。

“……嗯。"

但她同样知道,若把所有情绪摀着,到后来究竟会变成何等让人恐惧的洪水猛兽。若不是当时那小胖子在产房抱着她,让她流尽了泪水,她也不敢想象今日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罗骁宇。

想到那张有些呆傻软萌的脸,白筱婷蓦地心软了。女人总是有软肋,只是她的软肋有些发福。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老妈从厨房走出来对她挥了挥汤杓,示意可以吃饭了,她笑着对母亲竖起拇指。“我知道我也有错,但你和顾已经毁了我的婚姻,甚至让一个孩子没了父亲,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你如今,还要去耽误我朋友的人生么?"

几乎是同时间,电话那头的人咆哮起来:“我没有……我没有!"她听见男人愤怒的喘息声,直到最后化为一句近乎呜咽的语调──“拜托妳。"

为着这一声,她报出前一阵子罗骁宇给她寄贺岁礼的地址。

她知道自己把李天洋欺负惨了,简直把他从天上扯进泥水里狠狠踩了一脚,但她却没有出尽一口恶气的快感,反而为此感到难以言喻的疲倦。

小白暄醒了,在婴儿床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还打了个喷嚏。

白筱婷连忙放下手机过去,就见她女儿睁着一双像极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嘴巴一吮一吮的,摆明三个字:饿醒了。

小胖妞一见着她就挥舞着双手,从婴儿床那端摇摇晃晃要起身,结果走没两步就跌,也不哭,继续爬,一边爬一边嘴还没停下,不知是说“么么哒"还是喊“妈妈妈",坚持要拱进她怀里,弄得白筱婷哭笑不得,只好张开双手,稳稳接住自己的心肝小宝贝。

嗯,很沉。

空气中依旧飘着好闻的药炖排骨香,刚从婴儿床被抱出来的女孩儿身上,还有股好闻的奶香味,干净的眼里倒映着她的脸,满满都是眷恋。为人母者,就是这股强烈的“被需要",让她不管经历了多少风雨,都愿意给怀里的小小孩子撑起一片天。

“刚才谁啊?看妳难得讲电话讲那么久还不吭声。"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因为抽油烟机,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白筱婷望着亲妈的背影,突然发现她矮了、瘦了,不复她印象里家中霸主女强人的样子,却依旧在每一个她伤心难过的日子里,为她端上一碗热汤,而现在,她终于懂了这股坚持从何而来,并且感同身受。

生命是一个圆,终究会回到原点。

希望那可怜的男人,也能找到一个需要他的人,从此完全淡出她的生命,各自回归正轨──如果是罗骁宇的话,或许,挺有机会的。

她颠了颠手中的女儿,看孩子咯咯笑,走进厨房给她泡奶,顺便靠上亲妈削瘦的肩头:“没事。有个小菜鸟来咨询我,于是我决定当知心大姊。"

“呸,看妳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这么大的人了还撒什么娇?"

“没事,只是突然觉得,我很幸福而已。"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