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梦间集】这是一个被遗弃的设定(*补遗)

角色:绿竹棒(浮生),无剑

〈幽谷绝弦〉的最后一章:

在我的初始设定里,失忆的无剑其实并没有想起自己的本名(无剑)。

但为了避免「使用无剑以外的名字」使大家出戏,所以我再三考量,还是把我其实非常喜欢的私人设定删掉了——所以在这个补遗里,是【初始版本】的稿子,一个真的给自己取了个新马甲的无剑(笑)

无关之后的正剧设定,所以不想看「有名字的无剑」可以pass这篇。

公开这篇文主要是想记录一下,给自己一个mark,以及给那些,可能看最后一章时或多或少有感觉到怪异的读者一个解释。

或者是要当成另外一个AU也无非不可?

备注:懒得改标点,所以直接繁转简了,大家担当一下。

——————


乌衣青年缓缓睁开眼,摸摸蒙在眼上的布。

(今日为你系上这布巾,只望你以心眼看人待事,看清楚这个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谁?谁在说话?

(我这辈子只做错一件事……求败,却也求了错。)

方起身,脑内一阵剧痛,逼得他又躺回去,呆望着青空,却在恍惚间看见灰云密布的天,有谁追在他后头……「喂,你还好么?」视野中映入一张脸,几缕发丝垂下落在他脸上,有些痒意。「你是谁?」

青年隔层布,「看」着那张脸,微微歪了歪脑袋:「你又是谁?」

「我是绿竹,绿竹棒,同时也是闻名遐迩的丐帮圣物。总之,不是个恶人。」棕发青年也跟着歪了歪脑袋,「你呢?我从你身上的服饰认不出来你是哪一派的家伙。」

「哪一派?」

「例如全真教啊,那些家伙身上的服饰倒挺好认的。」

「全真?丐帮?你在说什么?」黑衣青年在对方搀扶下终于坐起身,「这里是……?」

「估计是冰火岛。前几日我被人袭击,醒来后就在这儿,四处走了走,只发现你。」绿竹皱了皱眉,「你看不见?」

「不……看得见。」青年道。

「那为何还要蒙块布在脸上?岂不闷着?」说着说着绿竹就想伸手去碰,却被躲了过去。

「不了,不碍事。」青年笑道,「所以你方才究竟在说什么?」

绿竹错愕:「不会吧?你真都不知?」

「我该知道么?」青年不解道。

「……我到底捡到什么啊……」低低咕哝一句,不等青年反应,绿竹紧接着开口:「别告诉我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青年仰头想了想:「唔……好像真是如此?」

「……我都想夸一句我真是未卜先知。」棕发青年叹了口气,旋即笑出声:「那也该有个称呼吧,我总不能『喂』来『欸』去地喊你。」

「称呼啊……」青年看着飞越天际的候鸟,不自觉出神,「老五……五……好像有人曾用这个名字喊过我,但我记不清了。」记忆散落一地,拼也拼凑不齐。

蓦然,眼前闪过一片竹林。

矮房院落,曲径通幽。

(这五根竹子,是我们亲手种下的,也代表我们五剑。只要这片竹林还在,这儿就是『家』。)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五……竹……」

「什么?」棕发青年没听清。

蒙眼青年嘴唇嚅了嚅,最终吐出清晰的语调:「叫我五竹罢。数字五,竹子的竹。」

「五竹?」绿竹笑,「那我们俩名字可有缘了!」

看着对方的笑容,青年也不自觉微笑:「这倒是。」

「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自称绿竹的青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冰渣草屑,对坐在地上的人伸出手,笑得如冬阳熙和:「我们先一块离开这儿吧,兄弟!」

兄弟。

五竹因为这称呼抬起头,尔后握住那只手,一如交付他的信任。

 


「『五竹』?无剑啊无剑,你怎地就选了一个这么蠢的名字。」

「绿竹」望着水中倒影喃喃自语,倒影也朝他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他去过一次青年卧房,从窗明几净的木棂望出去,正是满眼竹林翠碧,其中五根扎着红绳。

『那是我们五个亲手种移植的竹子,后来才有了那一片。』倚在窗边的青年对着他笑,『虽然紫薇老是嫌吵,又有些阴湿,我却很喜欢这儿。』

『穷酸玩意儿。』那是他当时的回答。

『你也去挑根顺眼的,把它系上罢。』青年一点也不介意他的话,从抽屉里掏出一条揉起来的黑绳,放进他手里。『这样我便知道那竹枝是你的。』

『我系上有什么好处?』他忍不住笑。

『以后我削竹棍,可就不会对‘浮生’出手了。』青年当时这样回答他,语气里说不出的俏皮,现在想来,却说不出的傻气。


浮生望着水里绿竹棒的面孔,最后一掌拍碎了水中那张脸,从里头捞出条鱼。

一抹眼,又是一副爽朗青年的样貌。

「五竹,晚餐有着落啦!老子捉了条大鱼!」

 


(注:此篇不会发到老虎论坛上,就在lof给我自己纪念了)

 
评论
热度(2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