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殺樂】那份名為自由的強大

..........猶豫很久最後還是丟上來,大概是強迫症。

練筆作,太久沒動筆了,文筆啥的隨風去吧(咳)

接著漫畫517、518話的部分。



被曲靈貫穿的剎那,殺生丸有一瞬間失神。

他眼前閃過很多人驚慌的臉,有他那不成調的半妖弟弟的,有那弱小妖怪邪見的,有那對人類法師和驅魔師的,更清楚的是小鈴惶惶不安的臉,還有帶著泣音的驚呼。誰都一聲聲呼喚他的名諱,喊他的名字。

怎麼能死呢?怎麼會死呢?

他堂堂千年大妖,怎麼就落到這般地步?

 

「呦,好久不見。」

 

有誰這樣對他說。

一雙腥紅的眼眸看著他,帶著調侃的斑駁笑意。

「你這麼狼狽的樣子,真是罕見吶。」

他認得這張臉,記得這個女人的味道。

「別問我這是哪兒,我也不知道。」對方在他身旁蹲下,自左投來打量的目光,「我已經死得不能再死啦,連個灰都沒剩。不過這兒大概不是彼世,因為我早已沒有可供死亡吞噬的肉體,所以你還沒死透,不用擔心。」

殺生丸想說點什麼,卻劇烈咳起來,被刺穿的五臟傳來陣陣抽疼,反逆而上的鮮血溢出唇角,他不禁一陣惱怒——他何嘗過這種滋味?第一次最清晰的痛楚與恥辱是被犬夜叉硬生生砍下自己的左臂,只是他從沒想到還有更甚於上者:被區區一個由劣等妖怪組合起來的半妖,被現世不存在的邪念給重傷五臟,連句話都說不完整。

帶著冷冽的清風撫在他身上,稍微消彌了一點痛苦。

「這次我沒有任何伴手禮,也沒什麼可以幫你的資訊。」那女人,或者說女妖,低頭看著他,耳畔碧綠的耳墜垂下,發出清脆的聲響。「大概你恨不得剮了我?誰都不能看到殺生丸少爺這副模樣。」

那調侃的聲音讓殺生丸更惱,然而方抬起眼,看到那張臉,又把話嚥了回去。

「……你幹什麼?」

他沙啞地開口,又咳了兩聲。

他想起身,奈何四肢無力,身旁的人更是扶他一把的意思都沒有,最後只能無力的動了動,瞪著一雙眼發怒。

「嘲笑你呀。我也幫不上忙。」她彎起嘴角,還真的說笑就笑,「看你這傷,有著瘴氣的味道,大概又是奈洛或他的分身幹的好事吧。」鮮紅的眼褚上下瞟了他幾眼,「悟心鬼的牙呢?怎麼沒在你身上。」

殺生丸氣又是一堵,想到鬥鬼神是因誰而斷的,還是說不出口。

「看你這樣,八成是斷了吧。你和犬夜叉那點破事我也沒少從奈洛那裡聽說,最後只剩下那把天生牙而已麼。」

若是往常,殺生丸斷然不願意聽人廢話,但如今他也只能聽著,看著那張臉,一點一點平復內心的怒氣。好像最後也是這樣,只是當時他們的角色顛倒過來,漫了滿地血的是她,站著靜靜望著她的是他。

「……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從一開始就選上你。」

那女人依然蹲著,微風徐徐,吹乾他的血汙,吹動他的衣袍。

「第一次見到你,除了想著好一個帥哥之外,大概就是你很厲害,比犬夜叉那半妖小子強多了。我當時就在想:如果有誰可以斬了奈洛、替我拿回我的心臟,大概就非你莫屬。尤其之後看到奈洛想吞噬你,卻分毫也辦不到的時候,更堅定我這種想法。」

「然而你不拿四魂之玉碎片,油鹽不進,好像真的要說服你沒有任何方法,還兇神惡煞的要我自己拿碎片去打倒奈洛──我一度都有這衝動了,但終究沒付諸實踐。因為我還是怕。」她靜靜望過來,「怕奈洛就那樣掏出我的心,手一用力,我就什麼都沒了,連最後一點點機會都沒有,還平白再度回到他體內,成為他的助力。」

殺生丸沒有接話。

「然而我覺得你最強悍的時候,是你踏入冥界之門那時。鬥鬼神本來剽悍,在你手上更是物盡其用,能把守門直接劈成碎片;但最衝擊我的,還是你握著天生牙,門直接為你敞開的那一瞬間。」

「那時候我又想了,能有著這樣一把刀的傢伙,還有什麼好怕的?連彼世都畏懼你,連死亡都退你一步之後。想必奈洛只有你能殺,可惜你覺得你手上那把刀沒什麼用,更是一點都不想幫我。」

她自嘲般笑了笑,轉而抬起頭望著青空。

「我能飛在空中,卻不屬於那裡。」

「最開始我是忌妒你的,忌妒你強大,忌妒為什麼你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卻不能;後來,漸漸的,我只是羨慕你,羨慕你的強悍。若我有這樣的能力,我早早搶回自己心臟,擺脫奈洛,乘風而去,又有誰能攔住我呢?」

她再度低下頭,這次殺生丸看清她的眼睛,裡頭有著澄清的紅,和濃得化不開的執著。

「現在,我卻有點可憐你了。」

「殺生丸,你有機智,有謀略,又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什麼還要執著於一把你父親留下來的刀,為此喪失了手臂,還被奈洛那懦弱的半妖騙得團團轉,丟失自己的尊嚴,活得那麼……身不由己。」

殺生丸目光一閃。

「你早已有了我耗盡生命也得不到的東西。」

她站起身,殺生丸想捉住她,卻因為她站在他左側而徒勞。

他感覺有誰用袖尖輕輕抹去他嘴角的鮮血,撫去臉上的血汙,像是一陣風,輕撫過他的臉頰,沾染青草和花的氣息。不知何時他的傷已經不再泊泊湧出鮮血,也幾乎感受不到椎心刺骨的疼。

最後那名為神樂的女人放肆的笑了。

「嘿,我想這麼做很久了。」

她往後退了一步,一陣狂風襲來。

那一瞬間,殺生丸也有些失神,等到他反應過來,他已經伸出左手,捉住的卻不是一個人的手腕,也不是一團風,而是一個堅硬的把柄。

「要不要和我聯手最後一次,殺生丸?」

 

殺生丸睜開眼,看著在他懷裡的爆碎牙。

這是屬於他的刀,屬於他自己的那份強韌。

「……這份提議,我同意了。」
评论 ( 3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