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お題-1

お題:每天和我一起鬼混的獨眼龍成績比我好很多雖然不得不服氣但我還是很不爽(來自 @undercity )

復健練習。學BA。


————

 


人,生而就是不平等的。

 

元親看著手中的成績單,然後又看了看同樣寄到寢室,他室友的成績單。

明明他們都在期中前一起出去旅遊五天,明明平常都一起打架一起玩遊戲,明明都有打工也都有翹課;明明期末的時候,也都只一起窩在圖書館臨時抱佛腳抱了一個星期,憑什麼對方修的學分比他多、總課堂數比他多,平均成績卻比他高上不只一個檔次呢……?

看著紅通通的補考二大字,而且還有兩科,長曾我部元親背影帶著深刻哀愁地倒在宿舍沙發上——他的暑假啊嗚嗚嗚嗚,瞬間從兩個月銳減成一個半月……元親連明媚憂傷的四十五度仰角都抬不起來了。

伊達政宗打開宿舍大門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陰沉的景象。

「嗯?成績單寄來啦。」政宗彎腰撿起被元親拋棄在地上的紙片。「嘛,還算勉勉強強。這學期應該又可以申請獎學金來著。怎樣?趁本大爺今天心情好,拿到錢之後要不要我請你去吃點心屋啊?……」政宗等了老半天,卻沒聽到應該有的歡呼。「……啊咧?」

回過頭,元親依然倒在那裡,背對著他。

政宗瞥了一眼他的成績單。

「只不過掛了兩科嘛,教授還蠻開恩的,居然讓你補考,幹嘛一副死全家的樣子。」獨眼龍踢踢霸氣全失、只差沒退化回姬若子的西海之鬼,「Wake up!要不然我請你吃兩次點心屋?」政宗豎起兩根手指。

還是沒反應。

伊達歪了歪腦袋,然後直接一個拳頭招呼過去,卻撲了一空。

元親俐落地打了個滾閃過突襲,便抓起自己的成績單,從地上慢條斯理地爬起來:「我去念書了。」

……

……

「……元親真的這樣說?」家康瞪大了眼睛。「碰。」

「Really。這幾天他都關在房裡。連我煮飯也不出來。」政宗抖抖菸灰,「聽牌。」

「腸胃炎嗎?還是拉肚子了?」慶次驚嚇了,「元親不肯吃飯好驚悚。」

「不應該是長曾我部主動念書這件事很驚悚嗎?」被扯來三缺一頂位的三成吐槽,「吃。」

「都快掛科了,也沒法子救他。」家康搖搖頭,不知道是嘆息元親還是嘆息自己的爛牌運。「不過連政宗煮的飯都不吃就很反常了——」

政宗打斷他:「自摸。大三元。把錢通通交出來。」

「什麼——今天你已經連贏三把了欸?!運氣也太好了吧!」房間頓時哀鴻遍野。

元親打開家康房門,看到的又是這麼一幅陰沉的景象(伊達政宗除外)。只見他室友翹著腿,跟黑道一樣坐在那裡收鈔票,簡直不知道哪裡來的搶匪——元親不自覺撇撇嘴,拍拍門板引起裡頭的注意:「三成在嗎?借我用一下。」

「幹嘛?」剛把錢心不甘情不願交出去的石田三成口氣不是很好。

「統計和商事法。」元親揚揚手裡的歷屆考題。「毛利那小子又掛老子電話。」

「讓伊達教你不就得了。」

「不要。」元親飛快回嘴。發現其他三個人都望過來才有點尷尬咳了一聲:「上次獨眼龍教一教就跑了,這次換人、換人。教會了我請你吃大餐。」

三成那雙淺色的眼珠子先看看元親,再看看手上還拿著鈔票的伊達政宗,又瞟了一眼看好戲的德川家康和前田慶次,最後嘆了一口氣:「我五點和學長有約,再晚不留。」

「可以可以,」元親眼睛瞬間就亮了,勾著他肩膀歡樂的跑出去,「之後你想吃啥我都請。老子就知道你講義氣……」

家康和慶次看著在他們面前闔上的大門,然後又轉過頭去看正把鈔票收進皮夾的某人。

「被討厭了呢。」

「嗯,被討厭了。」

「…………你們兩個是很閒是嗎!」伊達政宗緩緩抬起頭,扯出一個笑容,「還是要我再拉一個來再痛宰一頓,Ah?!」

「我先回房間了,再見。」慶次立刻鳴金收兵。

金黃色的獨眼慢慢轉到剩下那一人身上。

「獨眼龍……我沒地方可以撤退,這我宿舍。」家康欲哭無淚。

「那我再叫兩個人過來,我們繼續打牌吧。」政宗掏出了手機。

於是,那一天,成了德川家康的惡夢。

 

 

炎炎夏日,蟬聲唧唧。

元親走出教室,在艷陽下用手搭起一個小遮棚,感覺總算解決一個心腹大患。補考沒有太刁難,考得大部分是三成給他劃的重點,至少及格分一定有了,不用擔心重修的問題——元親又呼出一口氣,在一個壓力下去之後,新的壓力又湧上來。

——媽的,回去一定會被甩臉色。

誰教他先甩了對方兩個多禮拜的臉色。

伊達政宗智商並不低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但當事實赤裸裸擺在眼前,果然感覺還是很糟糕……顏值比不上就算了!妹子都跟隔壁的告白也算了!運氣比他好也忍了!連腦子都比不上是怎麼回事!這個不公平的世界!唯一能比的只有武力值了啊喂!

元親又想摔書了。

扛著沉重的書袋懷抱沉重的心情,他十分沉重的打開了沉重的門——然後看到他的室友居然在看他之前寫的考卷。

「臥槽!」元親書袋一扔就要上去搶。

政宗捉著他試卷低頭閃過攻擊,「這份歷屆考題誰給你的?」

「什麼?」元親的手停在半空中。

「這張考卷是誰給你的?」

元親莫名其妙:「什麼誰給我的……就學校那個論壇上,不是有人會把考卷題目扔上去嗎,只要下載就有了啊。」

「這是我們班上學期的試題。」

「欸?」

政宗撇了撇嘴,元親莫名覺得這動作眼熟。「Shit,我居然考得比你低。」

元親眨了眨眼。

「這不是也能念嗎……我說你,最後在圖書館複習的時候,你大部分都拿去睡了吧。」政宗沒好氣。元親仔細想了想,才發現好像真的是這樣。然後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政宗已經把那疊試卷摔在他臉上。「補考能過?」

「……八成能過吧。」元親把卷子抓下來。

「那好,我那幾天從家康身上撥了三層皮下來,手邊還挺闊的。你去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點心屋,我請客。」

人啊,生而就是不平等也不完全相同的,但也因此多了一個伴才顯得有趣。你有的我沒有,我有的你沒有,就像他們一個只有右眼,另外一個只有左眼一樣。

元親勾住政宗,把他勒的腳步一滯:「龍老兄啊,經你這麼一提我才想起來一件事。那時候我會在圖書館打瞌睡,是因為再前一個禮拜,我熬夜替你修電腦對吧。」

元親終於想起來,因為政宗期末報告前兩天,筆電無緣無故藍屏,元親熬了兩天晚上替他拯救硬碟,於是造成他之後好幾天都恍恍惚惚,看著書,字都在飄。

「……」元親感覺被他硬勾著的傢伙僵了一下。

難怪這傢伙這幾天居然不對他發脾氣,還好心安慰他。媽的,根本是心虛。

「所以我不是比你笨,只是競爭條件不公平而已。」元親兀自點頭。

「……哈?」Excuse me?

「說不定下一次我也有機會拿獎學金啊!兩次點心屋!」

「…………」

「不不不,不然乾脆買材料,政宗你來做布丁蛋糕吧?裡面還要有夾心,冰起來會像冰淇淋那種!」元親想像了一下就想流口水,「夏天冰起來最好吃了。」

「……果然,你還是一個吃貨而已。」

「哈?是誰讓一個吃貨幫你修電腦的?」

「Ah?!就算沒有掛科但每次都還是在及格邊緣徘徊的是誰啊!」

「你說什麼你這小混帳——!」

伴隨著一聲怒吼,家康感覺到自己的天花板狠狠震了一下──其實,不管誰智商比較高,只要那兩個在同一個屋簷下,情商都一樣低啊。

他低頭看著自己這段時間被當成另類發洩管道的乾扁荷包,內心仍是崩潰的。看樣子,這個月都要靠忠勝養他了。

至於現在,只能暫時奢望打完架的那兩個人,還能記得他現在沒錢吃飯的事實。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