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綜合小段子(二)

紀錄一下我自己寫的一些梗和腦洞,順手混個更。

內容:進擊的巨人(利韓)/刀劍亂舞(全員向)/戰國basara(東西)



【進擊的巨人/りヴァハン(利韓)01】

兵長每隔幾天就會在床上醒來發現隔壁躺了一個像是屍體的變態(因為研究巨人研究太晚,黑眼圈又沒洗澡,很髒的口水還流滿他床單,一隻腿還壓在他身上)內心都會後悔很久——號稱人類最強士兵的男人是哪根筋壞了才看上這種母的。


【進擊的巨人/りヴァハン(利韓)韓吉性別篇-1】

「有時候真會搞錯分隊長的性別啊~之前她和我一起走進男廁,都脫褲子了才想起來好像哪裡不對。」

利威爾「不用管她。」

「不不,好歹分隊長也是女人....兵長你也說說她....」

利威爾「『那個』不是女的。」

「?!」

「是母的。」

「......母的人類,應該也算是女性吧。」

利威爾冷著臉:「不,那是母的奇行種。」


【進擊的巨人/りヴァハン(利韓)韓吉性別篇-2】

艾爾文「嗯?韓吉的性別?韓吉的性別就是韓吉啊(微笑)你可以去找本人驗證一下。」

利威爾「只是驗證前你可能會先被驗證,什麼方法不保證。」

「.......................」


【進擊的巨人/りヴァハン(利韓)韓吉性別篇-3】

某一日剛好碰上從實驗場走出來的韓吉奆奆。

「韓吉分隊長!」

「嗯?(神色迷茫捧著一疊研究書)」

「請問您....到底是屬於哪一種.....生理性別?(←挑選很久後的措辭)」

韓吉看了看手裡的報告書:「我是巨人的後裔呀!(指生理構造很像)」

然後他們的巨人後裔分隊長就歡樂的跑掉了。


【進擊的巨人/りヴァハン(利韓)韓吉性別篇-4】

於是調查兵團曾經流傳好一陣子韓吉分隊長是巨人派來的間諜說。

艾爾文「這種說法到底是誰流傳出去的?」

利威爾「不要問我。」

艾爾文「大家都在傳說韓吉是奇行種了。」

利威爾「事實不是嗎。」

艾爾文「..........(陷入沉思)」

-韓吉的性別篇END-


【刀劍亂舞:如果今天審神者是一隻真貓01】

(備註:真貓=最高境界的貓妖)

雖然說他們的審神者是一隻智商很高的貓,但本質上其實還是一隻貓,於是請參見長谷部幸福的拿著逗貓草逗弄審神者的畫面,抱著審神者順毛(?) 光忠準備罐頭混水,阿瑪(X)等吃的不開心了在門口大叫(X) 以其一群栗田口和藤四郎(?)追著審神者玩一下午的畫面——今天你刀劍了嗎?


【刀劍亂舞:如果今天審神者是一隻真貓02】

本丸的午後,秉持著喵本性,輪流去睡不同后宮的胸。

審神喵「今天要找哪個座布團比較好呢?(踩踩踩)」以及準備一團毛線團,和喵審一起喝茶打鬧(?)的三日月老爺子和鶯丸。

每一次看到鶯丸和鶴丸,審神者都會不自覺流口水。

鶯丸:流口水這到底....?

鶴丸:大概是生理反應吧。(關於貓與鳥的食物鏈關係)


【刀劍亂舞:如果今天審神者是一隻真貓03】

審神者趴在岩融肩膀上炸毛:「是夜戰!集體撤退!讓本喵這夜行性生物來!」然後從薙刀身上跳下來改盤據到藥研頭上繼續炸毛。

藥研:「大將,你的爪子跑出來了,我頭皮疼。」

-喵審與牠的後宮生活End-


【元親逆生長篇】

元親突然縮水了,一覺醒來只剩下6、7歲的size。本人對著銅鏡石化了,小十郎訝異了,政宗表面上沒事,實際上瞬間被萌翻了。

不是沒有聽過「姬若子」的名號,但是看著他現在的大個子和結實的筋肉,實在很難想像當年驚艷西海的纖細少年長哪個樣。現在好不容易能仔細一瞧,饒是視覺挑剔的政宗也不得不承認明不虛傳。

一對天藍色的眼珠,元親這年紀還沒長開,帶點嬰兒肥,襯著矮小的身子顯得眼睛特別大,澄亮乾淨的像能見底的池子──或許時間唯一沒改變他的就那隻眼──眼下元親還沒回過神,震驚的張著嘴一付目瞪口呆的表情,給185的男人做叫蠢,但在一個身高一米三、只到政宗腰際的小家伙身上,不是可愛兩個字能形容。

只見他拉著發愣中的元親左看看、右看看,直看看得元親一頭霧水才非常認真地按著他肩膀,語重心長:「你,怎麼會小時候長這個樣,長大卻變成那種樣子呢?」政宗只差沒有痛心疾首,如果這傢伙真的是女的,管他會不會被冠上強佔民女的名號,也要先上車後補票啊!


【政宗剪頭髮篇01】

元親匕首使得溜,三兩下就把政宗頭髮過長的部分削了,倒是乾淨利落,畢竟平時他也是這樣給自己剃鬍子的。

只有這時候政宗能稱得上聽話,但在頭髮給元親纂住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壞笑兩聲:「你現在可以輕易幹掉老子呢。」

元親手抖了下:「我才不是毛利那陰險的小子喜歡搞偷襲!」

PS.小十郎在切西瓜給他倆吃(其實是給政宗吃)


【政宗剪頭髮篇02】

元親不在就是小十郎理髮了。但小十郎剪出來的髮型都很中規中矩,元親倒是會給政宗弄得颯爽帥氣一點(打層次來著)這種差異讓政宗每次都不禁咕噥著抱怨:「小十郎你就不能也弄著帥一點的髮型嘛!」

景綱「您是一家之主,就應該要有家主的樣子」

政宗「...........」


【學園腦洞紀錄】

東西/高中paro。

政宗躺在元親腿上,或是靠在他身後睡著,萌炸了。翹課出來一個睡覺一個打PS4是必要的。元親玩到後來也想睡,但還死撐著玩遊戲,最後開始小雞啄米打瞌睡,PS4就掉到(枕腿的)政宗臉上把他打醒了。

東西/大學paro。

大學就是該浪的時候浪得不行。假期他們大概會呼朋引伴辦聯誼又出去玩啥的,生活TM超令人羨慕,把錢花完了再回來打工。元親有一陣子還去當水電工(校內的),結果賺了不少,最後他們估計有靠這個技能撈一筆,大家機器有問題都搬到1031修,和元親混熟就會有友情價。


【愚人節again】

家康:元親,你今天變帥了。

慶次:元親,你好像長高了。

三成:長曾我部,你成績好一些。

毛利:終於從非常蠢進步成很蠢。

元親到宿舍一頭霧水:「政宗,今天我遇到所有人都在誇獎我是怎麼回事???」

政宗:「喔,愚人節快樂。」

....然後他們就打起來了【不】


【關於元親的三圍】

元親生日,大家瞞著他決定替他買一件「幹,今天好熱」的衣服和驚嚇禮物,結果到了店才發現不知道元親的Size。

家康「慘了,還是乾脆買最大號給他啊。」

政宗想了想,手圈出幾個弧度:「腰圍大概是這樣(比劃) 胸圍大概是這樣(再比)肩寬不知道,但是應該比我大隻一點。」

家康「.................」


【關於政宗煮飯】

政宗叼著菸桿子做飯很帶感。菸盒就放在旁邊。

現代paro也一樣,菸灰缸就放在旁邊。

他是那種做菜不嘗味道,不用湯匙,都憑直覺調味料撒多少就撒多少的人種。然而不管怎麼看都很胡來的料理,永遠都帶著魔性的味道。


【男宿的新年】

當家康拖著行李回來的時候裡面正打得火熱朝天,而且還是脫衣麻將,脫了要到室外冰天雪地站個一分鐘再回來。

家康才走進去就聽到裡頭有人高呼:「槓上開花、門清三暗刻。我贏了!!」然後有人翻桌「幹~老子不玩了~」

家康OS:我到底是到了賭場還是回來了宿舍?


【男宿的午後】

家康剛爬上樓梯就看到元親對他擠眉弄眼,楞楞地看了一會,才發現元親要他別說話、走路小聲點。掂著腳尖過去才發現原來政宗靠在他背上睡著了,看上去平靜祥和的睡臉真是稀罕的要命,難怪元親笑得賊乎賊乎。


【男宿的期中考-1

政宗教元親統計教到煩了「期中不要找老子拯救你!蠢貨!!」(怒離家出走←去住幸村和佐助房間←其實也只在隔壁)不要指望家康,他統計快被當了;可是三成已經快死了,元親不忍心。最後他拿起電話:「毛.....」

「再見。」一秒被掛電話。

 

【男宿的期中考-2

第二通。

「統計。」元親搶著被掛電話之前開宗明義。

「安息吧。」二度被掛電話。

 

【男宿的期中考-3

第三通。

「獨眼龍離家出走了。」元親很悲憤欲絕。

「我念法律系。」毛利的語氣天寒地凍。

「你大一跨修統計不要以為老子不知道。」

「我拒絕。」

「.......一頓晚餐。」

「我拒絕。更拒絕和你一起吃晚餐。」

「..........你大四上的教科書。」

「值得考慮。有空線上語音教學,我不想看到你的臉。」

 

【男宿的期中考-4

於是,元親的統計被拯救了,未來的晚餐費失守了。

他去敲敲隔壁房門。佐助探出頭來。

「告訴政宗那傢伙他可以圓潤的滾回來了。」

「其實獨眼龍老大要我守門。」

「你跟他說毛利撐了老子要餓死了他就會回來了。」

.最後政宗是狂笑著回來了(淦)


【男宿的電影日】

一群大學生去看電影。

「家康你買了什麼票」

「3D新侏儸紀公園,據說效果會很不錯......」

突然所有人聚焦到隊伍尾端那兩個身上。伊達政宗和長曾我部元親一起豎起中指。

政宗「元親走,爺倆自己去找別的樂子。」

元親「這裡就有活生生的恐龍了還要看屁」

政宗「幹,去死」


【男宿的賭博-1】

男宿開啟了賭博大會。

家康「你壓元親Top還是Bottom」

毛利「B」

左近「T」

慶次「T……不,還是B好了」

佐助「我猜不分」

三成「我不想猜這種東西。……Top。」

家康「我猜T,這是身高問題。」

慶次「當心政宗聽見打死你。」


【男宿的賭博-2】

又過了一陣子,家康實在忍不住,而且他們外觀實在看不太出來,甚至連是好兄弟還是好基友都分不清楚。最後家康跑去問了當事人,得到元親炸毛般的反應,只差沒把他打出門,可以稱惱羞成怒:「要你們管?!還打賭咧,去你們的。自己慢慢猜吧!」

......

「看這反應感覺元親是B。」

「不,我覺得他們絕對不能用常理斷言,誰先認真誰就輸了。不如問問政宗?」

於是家康留了個訊息給政宗,沒想到不一會兒得到很高深莫測的回答:「看你是從體位還是從什麼作區別。」

家康「…………………………」


【男宿的賭博-3】

最後他們還是沒有得知正確答案,這場賭博在政宗的回答後不了了之。

家康「我覺得元親不管是B還T,他注定要被吃乾抹淨。」

慶次「同意。」

他開始深深同情起和人形迅猛龍住在同一屋簷下的親友了。


【關於吸管的腦子】

親友:現在元親對你到底是什麼?

我:是大波甜心(正經臉)。

......沒辦法啊!!!如果說政宗是看著好養眼,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吸引人眼球,那元親笑起來就是照亮生命的黑暗角落了(醒醒)

用和小夥伴討論出來的一句話:如果元親是totally kissable,那麼政宗就是totally fuckable。【頂鍋蓋逃亡】

评论 ( 1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