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

basara2小說結局中間自行腦補。

復健中。




他們看著長曾我部元親倒下。

「……這是個好將軍,必予以厚葬。伊達家也絕不會虧待長曾我部軍任何一人。」片倉小十郎沉聲許諾,背過身,過了半晌,卻沒聽見應該隨後而起的腳步聲。他不禁側過頭,「政宗樣?」

伊達家主依然佇立在那裡,卻掛著越來越濃的笑意。

「小十郎,你知道『死亡』也有時機之分嗎?」金屬碰撞鏘然一響,等片倉反應過來,他已經伸手接住朝他拋來的重物,腳步微微踉蹌。

小十郎看著懷裡的三把刀,臉色一變:「政──」

「就像我在那日,因為胃口不好而把那盤菜擱到最後,才有人發現那道菜已被下毒。」政宗解下身上的陣羽織。「在這個年頭,死亡是遲早的事,就像豐臣秀吉被我們打倒,就是命中注定;那麼,『大難不死』也是另外一種『命中注定』,就算一心迎來死亡,它卻不是喚之則來、呼之則去的生物。」

「他還活著,小十郎,長曾我部元親還活著。」

政宗在攻擊時並沒有刻意避開元親的致命點。對於一個旗鼓相當、傾盡全力向你發起挑戰的對手,任何憐憫都是一種侮辱,在長曾我部那柄碇槍沒有一絲猶豫朝他攔腰劈來的時候,政宗的刀同樣瞄準他腹部正中砍去。結果是,元親的腹部多了三道口子──然而,原本那三個口子,應該能直接讓他肚破腸流。

「雖然他直覺避開致命傷,不過放在這裡讓他繼續噴血還是一樣會掛點的。」政宗用羽織摀上了傷口,做了個最簡單的應急處裡。陣羽織本就是極為輕巧的材質,又具有韌性,在這種時候反而派上用場。

片倉小十郎張了張口,欲言又止,最後終究化為無奈一笑:「政宗樣,這無疑是縱虎歸山啊。」不,或者說是縱鬼歸海?

「Ha!如果今天換成是我落得這般下場,你覺得本大爺會隔幾日就無恥偷襲嗎?」

「當然不會。」小十郎幾乎是反射回答。技不如人,獨眼龍必會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重新磨練過自己回頭再來吧。

「那麼,這傢伙也肯定不會這樣做。」

伊達家主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包紮結果,還不至於到了生疏的地步。他試了老半天,終於找到一個合宜的姿勢把這重得要命的大塊頭扛起來,又不至於扯到他的傷口。

政宗忘記是在哪裡聽到的,這世間你總會找到有另外一人,像自己的手足,又像情人,更像是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就像共用一個腦袋一樣,知己知彼──如果今天換他倒在這裡,大概,被扛回去的就是自己了吧。

政宗托了托元親的手臂,一步步把他扯離了一步之遙的鬼門關。

「──而且,就算我不等他,還有一大群人在等著他不是嗎。」

從晚風中飄來在沙場上吼壞的嘶啞嗓子。

「就像有人在等我們回去一樣。」

片倉扛著三把刀微微一晌,終究笑著搖搖頭,追了上去。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