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隨打


政宗啊,是頂天立地的偉男子。

但他絕對不是「天塌下來有他頂著」的氣勢,分明是:天塌了?甭擔心,掉下來之前打碎就好了;地崩了?大丈夫,碎之前再造一個王國就行了。留我一個青山在,就有千千萬萬根柴可以燒!【不

伊達雙手百經磨練,骨節分明,指頭寬厚。早早磨出了粗繭作不了細活,但耍個刀翻個鍋作個菜仍沒問題。生命線很長很長,或許是少了隻眼上天給他的補償。是那種「抓準了大方向沒錯,小細節就不用管那麼多!」……會用這種理由當藉口的人,笑。

元親則是手掌厚實寬大,但指頭粗卻手指靈巧。本來就是心眼少而心與胸都很大的男人【喂】政宗大概非常非常喜歡他這點吧。……都經歷了太多曲曲繞繞的事,元親這種逆其道而行的直爽很對獨眼龍胃口。

說一是一,他們都是這種人。

或許不如政宗「頂天立地」的氣概,但元親補足了「天塌下來都有他擎著」的氣勢,只要視為兄弟、納入羽下的,便如同手足,不僅溫飽,更給一個大家庭的感覺,不會有例外。

其實也想過政宗蓋住元親完好的右眼,欣賞他的殘缺。本來就是因為失去所以人類才懂得珍惜,他可不覺得元親這樣哪裡不好看。

元親雖然看不見但是大概捉磨的到他在想什麼,胡亂摸一通摸到政宗的臉,順著他唇尖和鼻樑找到他完好的左眼,也跟著罩住他。這姿勢略好玩,他們誰也看不到彼此,隻手遮天。

「少隻眼最大的遺憾是看不到你小子現在的表情。」元親惋惜。

「沒干係,我也啥都看不到,於是又扯平了。」政宗被他摀著眼睛,睫毛弄得他手心癢。

鬆開手,兩人相視而笑。

他們一直都很公平,你有的我有,你沒有的我也沒有;你要海那就是一半了,你要陸地上的王國那就是另外一半了。一人一隻眼還不是照樣能湊齊一雙眼睛。

元親很放心的把政宗結實的後背當椅背來靠;政宗也不遑多讓,同樣施力反向倚著他,倒是堅持住一種恐怖平衡,誰驟然抽身都要倒的。

都是老大,都有肩膀,恰恰好夠擔住對方的重量,那就繼續擔著唄。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