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

我最近努力到一半的大學同居paro(´・ω・`)

前天聽了drama整個人都不好到現在,開學壓力大(?),讓我稍微緩緩順便繼續找手感。內容到底是誰上了誰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可以去問問政宗或元親,在只有當事人知道的前提下可以自行做任何腦補(X)

OOC什麼的,Let it go【。】



政宗醒來的時候元親還在睡,放假第一天結論就是在床上一整天簡直糜爛人生,但不能否認,滿足生理需求後格外神清氣爽。溜下床隨意撿条褲子來穿,拉到腰際才發現這是元親的褲子。他媽這傢伙腰圍和他沒差多少,腿足足長他一截。

摸老半天摸不到自己的長褲,政宗最後只好妥協遷就不合身的褲子捲起褲腳。邊從元親褲袋裡摸出菸叼上,邊走到廚房裡弄些吃食,一日之計在於晨,培根蛋吐司是不錯的開始。

可憐見的,元親是被餓醒的,睜開眼滿臥室的香味混合菸味,都不知道講過幾次,政宗做菜仍不關門,重點是還邊做菜邊抽菸。忘記是誰說抽菸很破壞味蕾,但是元親一直覺得政宗是例外,他不下廚則已,一下廚連三成都捨得拉下臉皮來蹭飯,美味的讓人窒息。

從床上坐起來發呆五分鐘,實在找不到自己下著的元親隨便蹬上一條花花綠綠四角褲就跑到廚房,果不其然看到屁股上掛著自己褲子的傢伙,不要臉後面還留個溝,讓他早上又有點蠢蠢欲動。

湊過去掛在政宗肩膀上嘴裡就被塞了一口荷包蛋,這傢伙連蛋都煎得比別人香——元親打死不承認這其中可能有心理因素在作祟。嚼了嚼,把政宗嘴裡的菸奪下來準準丟進水槽裡,馬上引來抱怨:「喂!做什麼,不要搶......」

「幼年口腔時期不滿足啊你,別抽啦!當我不知道你只抽半根菸就夠啊?」元親把政宗脖子抓來磨牙,實在肚子餓,而且看了一下爐子上的花樣就知道……媽的,政宗沒做他的份。

突然一陣沉默,元親頓時後頸的毛都要豎起來,然而危機警鈴大響,身體卻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已經被反扯著按在流裡台上。

「痛!」手被反折到身後不是好玩的,元親下意識往前拱,馬上覺得胸前觸感不對……「靠北,你在咬哪裡?!」

「Ah?口腔時期不足啊。」

這姿勢是政宗佔優勢,還有空閒把爐火關掉再摸摸元親結實的胸膛。嗯,手感不錯,結實有彈性又無法一手掌握。

靠靠靠。

元親覺得自己不應該早上爬起來觸霉頭,政宗很大方地表示他有別的「奶嘴」滿足口腔空虛,元親悶哼一聲覺得要死,乾脆用腳去踹政宗,總算得空把手抽回來。

一把把人提到面前,元親咬住政宗嘴唇用實際行動表示你咬錯地方了,這才是正確打開方式。最終又變成廝殺戰,等到都覺得肺快炸了雙方才歇停。

元親氣喘吁吁把下顎擱在政宗肩膀上:「咱倆能不能不要每天早上都來這一齣。」遲早有一天會精盡人亡。

「是你先開始的好嗎。」政宗也喘得嗆,把乾脆重量都丟在元親身上。

「啥?!你先開始得好不好?」

「那你跟我說說剛剛抵在爺後腰那玩意兒是啥。」

「.........」元親眨眨眼,轉眼又惱了,「下次該死的好好穿自己的褲子!」

「誰把我褲子扯爛了丟在玄關。」

「........................」

最後還是在廚房開啟撕逼大戰,戰果是元親的臉腫了,身上多了好幾個抓痕;而政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不提,肩膀上滿滿都是牙印,穿衣服的時候完全困擾,因為現在是夏天,穿套頭毛衣出門一定會被當神經病。

「老子要搬出去。」元親坐在餐桌前沉痛地等著已經變成中餐的早餐,揉著被喀在流理臺上N次的腰。現在他開始有點能體會昨晚政宗的感覺了。

要死,要是暑假都這樣玩會出人命。

「本大爺都沒有要搬,你搬什麼搬!」政宗一手端著盤子一手揮拳頭,「吃!」

滿腔抱怨等到咬了一口食物瞬間一切歸零,元親嘆了口氣,立馬改口,「就為了這一頓也能不搬了。」太魔性了,這食物絕對有毒。

「想吃,再做就是了。」政宗控著臉轉而虐待食物。

元親咬著叉子看了他很久。

「……你小爺副屬性果然是傲嬌對吧?」

政宗把吐司甩到他臉上作為一切的回答。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