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餿主意

自行竄改歷史而且改得很開心。

練練筆順便自愉一下。



門外輕輕一響,元親側過頭就看到紙糊的門上一個剪影。政宗用煙管敲敲桌面示意可以進來,出乎意料並不是那幾個熟面孔。

元親掃過對方臉上的殘疤,忍不住微微翹起嘴角,又要端著架子,一時之間神色古怪,讓政宗掃了他一眼,直到對方退出去才噴笑:「你還真的來幾個收幾個啊?」

「……毀容腳也斷了半隻,也算是廢了。不過看在過往有功的份上留他在宅子裡工作,端端茶什麼的還行。」

「你就彆扭吧。」元親把送進來的果子盤拉過來,咬起一顆葡萄一臉「我就看你繼續裝逼」的表情,馬上讓政宗破功,一個硯台砸過去,雖然被穩穩接住好歹也潑了他一手墨。

隔壁咳了一聲,門開了一道縫,元親接過遞來的帕子把手擦乾淨,看獨眼龍一臉憋屈悲憤坐回去忍不住幸災樂禍,不過右眼老大就在隔壁,很明顯某人被關禁閉思過,他也鬧不出太大動靜來,只好繼續「陪讀」。

無聊地轉頭去看那盤果子,白的粉的紅的綠的,擺了滿滿當當一盤,上頭還沾著水珠,旁邊更擺著幾個沒看過的點心,散發陣陣香氣。元親忍不住讚嘆:「就你這傢伙懂吃。」邊說邊伸手隨便挑了一個放進嘴裡,頓時滿嘴生香,不禁又多拿幾個大嚼特嚼起來。

政宗看原本是給自己的點心全入了他人之腹,連忙把最後兩個搶救下來塞進嘴裡。

元親看他樣子就知一二:「北條老爺子那邊,你是不打算去了?」

政宗眼神閃了閃,元親熟悉死他這臉了,簡直像看到到嘴肉的狼。

「點心,大部分是搶來的比較香。」伊達牙齒白的閃閃發光。

無奈門後那邊重重地咳了一聲,政宗頓時偃旗息鼓,只把擱在他桌上的東西扔到元親臉上。元親做了做嘴型:家康?政宗點點頭。元親大致看了看忍不住撇撇嘴,敢情家康那小子想放老爺子一條生路。

政宗把手肘擱在桌上撐著腦袋:「你呢?」

摸估著門後那邊的反應,元親最後笑了:「小夥子會有人過去。」這句話有點意思,政宗嚼了兩下,抬眼看他:「你不怕有人雞毛當令箭?」元親滿臉不在乎,「鬧大了就算我頭上,反正暫時賣豐臣家死賊的臉不會有壞處;如果沒幫上什麼忙好歹也有搭把手,北條家的港口……很肥。」

「家康那邊怎麼算?」

「又不是主力軍。」元親咧嘴,「老子是海賊。賊呢,就是趁亂打劫的。反正遲早有一天也要打。」

政宗看了他很久,最後還是忍不住稍微鬆動眼角眉梢。

「……喂,西海之鬼,你怎麼看?」

「就大將的立場呢,該打的架要打,反正不會吃大虧。」元親看看隔壁,湊到政宗耳邊去咬耳朵,「就兄弟一場,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你小子離得最遠,能搶到什麼東西?不如晚點去,指不定能撈到什麼剩下的好東西,也算盡了義務。」說完元親大聲說去要點吃的,飛快端著半空的盤子溜出去。政宗忍不住嘖一聲,這沒義氣的!

片倉小十郎推開門,靜靜地看著他。

「Stop!」政宗抬手阻止他開口,「我再想想,反正還有時間,right?」

小十郎看他鬆口,神色也跟著鬆了一些:「政宗大人,請您務必三思。不至於到低聲下氣,但現在撕破臉絕對沒有必要。況且伊達傷兵數眾,要攻打豐臣家,恐怕還需要一段時日。」

政宗閉眼讓想法在腦中轉了幾圈。

「我知道。」他睜開眼,「本大爺一直都很清楚。只是再想想。」

看小十郎退出去,政宗重新磨起墨,懸腕提筆。家康的意思他再清楚也不過,但這次誰的路子他都不打算走,他伊達政宗本來就不是吊著鋼絲讓人操縱的魁儡……元親的主意,反而有三分可行。

政宗停下來,忍不住搓搓發熱的左耳,不知道是被戳中心中想法而興奮地,還是因為那點小主義有點得意洋洋地,又或者是別的原因。

「媽的,下次絕對不准元親那傢伙貼著耳朵說話。」




*備註:背景小田原之戰

遊戲改成什麼樣子我忘了,但我記得因為家康叛亂的關係北條氏政活下來,於是和小部分史實與腦補隨便黏在一起。

政宗因為老母和自己騙了秀吉不想出兵這件事,請參考我流伊達政宗史,伊達主從感人肺腑小故事是說小十郎說服政宗最後出兵,這邊我改了改,小十郎當然力挽狂瀾,但某部分還有來作客的元親抱持著惡搞心態給出來的主意反而正好走對了路子。

政宗最後是打定念頭使用「拖」字訣,難得呼嚨了小十郎也呼嚨了家康。只派打手去的元親事後聽到政宗居然真的舔著臉皮晚出兵也愣了愣,最後在房間笑到打滾。

其實最想看的畫面是政宗和元親在長廊上啃果子,五顏六色的,還有政宗愛吃的小點心,有種下午茶的氣味,笑。

 
评论
热度(1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