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我流草談周防尊。

用「談」這個字就代表這篇沒有眾人期待的吐槽(沒人在期待那鬼吐槽

我對周防的見解倒是一直都那樣,他是看得最清的人,但是他也是最放不下的人。就衝著最後一點,周防和宗像就是半斤八兩了,誰也沒比誰大,誰也沒比誰強。比起像太極圖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的國常路大覺,他們都很年輕,而且衝動。

我自己寫過周防:「你放不下,放不下那些同伴的羈絆;你貪更多,貪人生能過的痛痛快快然後就保留在最高潮的一刻死去。放不下世界上最沉重的人情,妄想著最難以得到的快樂,魚與熊掌不能兼得,掙扎著活著也不是最好的辦法。」

我自己覺得,七王之中最接近常人的,是周防。

三個形容。

他是明知下場的撲火飛蛾。

他是跪下禱告的七大原罪。

他是掛在伊甸裡頭最艷紅的那顆果實。

破壞與再生是雞和蛋的關係,這就是人類的起源。作為最有人性且寶愛七情六慾的赤王,他破壞了宗像的結,再生一個更瀟灑的青王;破壞了一個過度倚重他的吠舞羅,重塑一個更緊密且不再以一人為中心打轉的氏族。在我看來,周防在死的那一刻真的兼得魚與熊掌了,只是秉持等價交換原則,獲得什麼就要交換什麼而已。

如果說宗像的調調是滄海一聲笑,那周防就是刀劍如夢啦。


狂笑一聲,長嘆一聲,快活一聲,悲哀一聲,
誰與我生死與共。


到死都死得很囂張也很快活的傢伙啊。


 
评论
热度(58)
  1. Lachesis_Rosefinch管中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哭 淚灑心中 悲與歡 蒼天捉弄 我笑 我狂我瘋 天與地 風起雲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