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吸管流宗像禮司改變史-想當年

點播:我心刀劍亦如夢,滄海不過一聲笑

一貫的吐槽體文風,我也想寫宗像禮司生平傳,嘖。

我不逼,也不想撕逼;有人想約,我只好說不掐我們不掐。看看就好,笑笑就好,我的想法僅供參考。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想了想,為什麼我對二期的宗像總感覺有些不同,想了很久,剛剛聽完刀劍如夢,洗澡洗一洗,終於猶如打通任督二脈(不)找到屬於我自己的理由。


宗像變瀟灑了。 


當然這不是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那種儂情調調,他不太適合這個文風,真的。宗像還是那種大義凜然(?) 我行我素(??) 世界是一條康莊大道(???)的風格,就算三個看起來兜不起來的名詞,在他身上都很和諧到應該要打馬賽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即使微笑也要被打上馬賽克的男人,不管是走恐怖片打馬法還是情色片打馬法。

在劇場版最後他對著重生的美麗赤劍微笑,我自己覺得,我自己覺得,我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情強調三次——最後對安娜的那句話,其實倒不如說,宗像也是跟自己說的:對,就是這樣了,結局怎麼都會是這樣,我光明坦蕩問心無愧,只是有點遺憾,但是沒有後悔。

好好的氣氛被翻譯成大白話不要打我,但我不會寫之乎者也。

周防尊那傢伙呀,是宗像禮司最大的心結,讓他自己都很不解自己怎麼會打不開的結。宗像其實一直在找方法解開這結,卻不知道世上有一種東西越理越亂,如果用瓊瑤的方式說,那叫做愛情;如果用周防的角度解釋,那叫做運氣;用佛學的話說,那叫做你前世不修,因果報應,好聽叫緣分。

於是周防死了,宗像一刀捅了他。在此不同意「剪不斷理還亂」這句話,理還亂是真的,但要剪,還是能剪斷的,只是斷掉的線頭就這樣散在那裡,也不能穿針了。可是總算宗像的結「被」打開了。

用我流大白話,就是如果說周防尊還活著,宗像對他最像個人,因為世界上有一個像是從你肚子裡爬出來的蛔蟲的傢伙!請想想人性,通常人都會不自覺就在這種人面前流露出最真的本性,在父母面前都小心翼翼不敢罵髒話,在男女友面前要裝點氣質,在朋友面前要留點面子,在下屬面前更要留點威儀,可是有一個人在你還在肚子裡罵「操汝娘」的時候,對方就罵了一聲「幹你媽」,那種爽感和詭異感都不言而喻。——當然宗像沒有這麼低俗,只是邏輯有點像,讓我平民化一點嘛。

於是有這樣一個人,你都可以不用說話了(不)

結果這個人在三天後出車禍掛點了!......於是原本不說話的人,要開始學習怎麼樣優雅的罵「操汝娘」,可以說,有點社會化了。

我想了很久,宗像禮司又沒有精神分裂,當然不會某部分精神死亡肉體存活,那東西叫行屍走肉,不叫青王。我反而覺得宗像更完整了,可以說周防的死給他某種程度上的解放(不是變身)兼具感性與理性,而且強大,坦蕩蕩;又因為周防的死,顯得他更像個人,完整的、總是對某件事情抱有遺憾,又追憶過去的人類,豪情還續了一襟晚照。

於是也會用那種「想當年,我也看過這柄劍這麼漂亮」的眼神去看待過往了。

「想當年」是個挺好的字眼,人只有正視過去才會說想當年,所以會說「想當年我也喜歡過你男朋友」「想當年我也曾經生氣到拿稻草人釘你的程度」「想當年我也偷過你內褲」(咦).......總覺得這是有點滄桑又有點爆笑的口吻,但大部分是用一種釋懷而帶笑的眼神去說一件無奈而當時不能言也不能改變的事實。

學問不扎實,字典上說,瀟灑第一種解釋形容人清高絕俗、灑脫不羈。第二種意指形單影隻,有些淒涼。於是又來我流歪解,一個人做到不以俗務為要,在這個眾人皆為生存而活的世代,這種人不叫瀟灑,叫啃老族或遊手好閒富二代(因為沒有經濟現實壓力);對我而言,瀟灑大概叫:看得清事實而放得下的人。引用前一陣子看完的書的話,人因為看得清事實,所以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才知道自己在哪個位置;知道自己在哪個位置的人,才知道自己不該做什麼;知道自己不該做什麼的人,才知道哪些事情必須放下。畢竟看得清的人多,放得下的人少。

通常放得下的人,總讓人感覺「他在乎的只有那麼一點」,所以會被說成孤單。

其實我喜歡後者的定義多一點點,瀟灑的人,通常都是形單影隻的。但他活得比誰都還清楚,不只會氣勢如出翹之劍般銳利了,也會歛眼垂眸如彎彎垂柳,象徵送別,用說著「想當年」的口吻,說「是我殺了周防尊」。

於是可能他會在肚子裡說:

(想當年,我也有在酒吧和人拚酒的時候)

(想當年,也有和人如鬥雞般鬥嘴的時候)

(想當年,我也有想提前了結對方的時候)

(想當年,我自己的劍也有很完整的時候)

想當年呀想當年。


於是宗像搖搖頭,抬頭看著自己的劍,看著自己的蒼空缺了一角。 


用小排球的形容呢,宗像脫下了王冠走下王座,當然沒有去打排球,而是坐到比王座更高的那個位置,變成真正的謙謙冠頂者......雖然還是有點專制,雖然還是有點煩人。

噁心巴爛一點的說法,周防就是宗像那一襟晚照。

所以最後一句是【蒼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沒什麼武林風味的片兒,大概是因為最近我在萌戰國吧,總覺得有些武林中人的範兒。


當然,或許讓他解放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債權人過世又沒有繼承人吧。

【作者被拖去砍成碎片了,於是拉上黑幕】

#K
评论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