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又是一年

之前出的《月陽》本收錄番外。

月陽正文:請點我

1. 感謝這篇文熱度破百!雖然時間線各種不正確呢←

2. 官方推出夏夜涼景實在太合文中場景,讓我很心癢難耐

我已經纂著小判等著買了(。


- 


  春天到了,漫天櫻花盛開,五虎退的五隻小老虎在花泥裡滾得好不開心。

  鶴丸國永掃了一大袋櫻花瓣,興致勃勃像個聖誕老人扛回來,全部澆在光忠和俱利伽羅頭上,引發大俱利伽羅的追殺,一路跑還一路從身上掉花瓣,遠遠看起來好笑得不得了,引起的笑聲蓋過半個天空。

  光忠半身都埋在花瓣堆理,只覺得幽香襲人,不濃烈,但撫得一身春天的明媚。

  最後還是他把這些花瓣收集起來,全部埋在樹根之下,葬花惜紅。人類短暫的生命對他們來何嘗不像朵花,轟然綻放那一瞬間美得讓人屏息,但是轉眼間便凋零殆盡,誰道年年歲歲花相似?沒有一年的野櫻會生得一模一樣,所以縱使一再面對主公亡逝的事實,他們依舊堅定維護歷史正確的軌跡。

  想必伊達政宗會支著傘,笑著在櫻雨中轉過身來,摸摸他倆的頭說:幹得好。


 * 

  夏天,他們一起看夏荷盛開。晚上木屋後的涓流會有螢火蟲,螢丸喜歡待在那兒,一眨一眨著大眼睛說那是掉到地上的星星,所以才有治癒的能力。

  刀們蹲在一起折色紙、放水燈,一下子分不清哪些是螢火蟲哪些是搖曳的燭光。

  血淚已乾,滿池澄清,那是所有浴血而生刀劍都不曾擁有的淚水。沒人知道本丸後面這條溪流到哪裡,或許接的是三途川,希望撐著篙的小船能看到這些燈火,慰藉逝去已久的孤寂靈魂──他們從不孤單。

  有誰在這古色古香的地方裝了冷氣,嗡嗡地打擾寧靜的夏夜,三把伊達刀擠在冷氣出風口前被吹成大背頭,連大俱利伽羅都不得不認同,活到這個世紀最值得讚許的裝置除了瓦斯爐之外,就是冷氣機。

  這裡沒有政宗的碑可以憑弔,但比起過去主公的一顰一笑,俱利伽羅更能想見他也在這兒一同吹冷氣風的表情,喜歡新奇事物的獨眼龍肯定愛不釋手。

  活在過去,才是真正的輸家。


 *

  秋天,是豐收的季節,被分配到田裡務農,堂堂太刀大俱利伽羅自然忿忿不平。轉過轉角……卻看到站在田中央的燭台切光忠,像極了當年站在小麥田裡的伊達政宗。

  那樣霸氣的獨眼龍、仙台藩組就像根桿子站在田中央,掂起麥子的重量,最後轉過頭來咧嘴笑了,一對虎牙若隱若現,天蒼色的眼裡還倒映著麥穗的金黃:「今年收成會大好,麥穗很實。吃飽了民才能活、兵才能戰,小十郎你這點倒是做的不錯,暫時不用擔心這次的後援和輜重……」不嘮叨的人,講起民生飲食卻格外注重。 

  一陣風吹來,從麥田傳來源源不絕的沙沙響,政宗的影子就淡去了。

  一個白色影子從麥浪中跳出來,光忠被嚇了好大一跳。鶴丸把鬼面具扯下來,對燭台切眨眨眼兒:「你叫俱利伽羅過來吧,應該會比較叫得動……」

  「欸?」

  「因為有先天優勢嘛。」

  「……哈?」

  燭台切光忠至今尚未理解鶴丸當時說那句話到底在指什麼,只記得知後他煮大鍋飯累得全身痠痛,不過看著一群嗷嗷待哺的大胃王站在門口迎接他歸宅,藥研君對他豎起拇指,還是有幾分驕傲的。

 *

  冬天,幾把沒被踢去遠征的刀湊成一圈吃火鍋,太郎和次郎坐著都頂天立地。石切丸看不過去兄弟倆吃個飯,為了遷就平均身高還要彎腰駝背,特地給兩人加高了桌面。

  結果不知道是誰偷偷把果汁掉包成酒,轉眼間酒量非常糟糕的兩把政宗愛刀率先陣亡,果真物似主人形,雙雙醉臥沙場君莫笑。次郎喝掛之後,兄長拖著已經喝茫到胡言亂語、高聲醉笑的弟弟回房間,隨後跟著不支倒地。

  石切丸還堅守一刻鐘,照顧睡成一堆的藤四郎們,確定短刀全數退場才鳴金收兵,臨走前謹慎的石切丸生平第一次撞到上門框,悶哼一聲,發現果然酒量不再。

  全場最後只剩下三日月和鶴丸,兩人笑呵呵地你一杯我一杯,頗有海量較勁的味道。活了這麼久終於找到對手的鶴丸總算喝了個開心回房,給兩個比起自己都年輕許多的少年郎披上雪白的羽織,對月舉杯。

  「貞泰,我在皇室活得很好,原來好好沉眠的感覺就是這樣。」他晃了晃手中殘存的餘酒,與月亮交談,「偷懶覺的滋味太美好,所以我不會改變過去把你挖起來……這樣,不就和那兩個男人一模一樣了嗎?」

  或許我也醉了。他靜靜的想。

  「──啊啊,終於,沒有那麼無聊了。」


 * 

  他們數著春夏秋冬,於是又是一年。

  會有一日,又有故人拉開紙門:「請問燭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羅在這兒嗎?」

  四把刀,四個故事,於是他們串接起伊達政宗的一生,完整伊達家的歷史。


评论 ( 1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