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刀劍】隨打短篇(一)

我混雜了,東西居多。

覺得刀劍BASARA毫無違和感,我可以自行在Lof製造這個TAG嗎(不)

今天買了日本戰國考據書和政宗個人傳回來,待我研究研究。

OOC啥的,都是我隨手嚕的小段子,不要太care【。】


【暑氣】

夏天到了,伊達家角落處處可見冰盆又點著涼煙的紫玉爐,無奈政宗還是熱得滿頭大汗,連找個髮帶把過長的髮尾紮起來都不能好過些。相比之下,從四國北上的元親只覺得這才剛好是人住的好氣溫,一整個如魚得水,光著膀子好不自在。

熱到發狂的伊達家主實在受不了,去井邊沖了個涼又把袖子捲到肩膀上,弄得活像慶典抬轎的,結果回來一看發現西海之鬼就躺在他家長廊上,窩在太陽曬不到的角落呼呼大睡,連滴汗都沒流,簡直又妒又恨,便伸手要去推搡那張讓人艷羨的睡顏。

元親在伊達地盤上戒心死了一地,真的把別人家當自己家。睡到迷迷糊糊被弄醒,神智還是昏的,眼皮睜條縫只見到政宗一對白晃晃的胳膊,捉在手底捏了捏,結實彈性,感覺上像剛滷好的肘子,元親睡到肚子餓,張嘴就一口咬上去。

政宗瞬間爆粗,一拳就砸在西海統帥臉上,讓元親體會什麼叫在疼痛中清醒。把手抽回來一看,上頭一圈整齊到像行軍的牙印——不知道要誇獎長曾我部生得一口好牙,還是就是個大吃貨。

被揍到差點沒噴鼻血的元親摀著鼻樑甕生甕氣地罵娘,一腳就把政宗給掃倒在沿廊上,張嘴又是第二口,喳吧喳吧還有點汗鹹味。政宗壓著他腦袋、扭著他手臂滾了一圈,情勢逆轉,獨眼龍大口就往露出面積比他大很多的元親咬去,這姿勢倒好,元親鯊魚骨一樣的背脊上印著一排漂亮的印子,本人還看不到。

元親被凹成U字形,情急之下大喊君子動手不動口,政宗非常鄙視他的文學素養,另外表示老子不是什麼他媽的君子,是條歡騰的龍,動爪又動口。

折騰好一陣子,兩人終於歇戰。

元親一年四季光著半身,體溫早已訓練到冬暖夏涼,吹了一上午的風,體表溫度摸起來和魚鱗一樣舒服。政宗就著這姿勢摸了一把元親胸口,享受制人在懷的惡霸感,終於找到個不錯的位子,像個八爪章魚扒著元親,自顧自地把人吵醒後換自己睡,反正小十郎不在他樂得沒人嘮叨氣質和水準。

原本睡意滿載的元親被體力勞動弄到清醒地不得了,這下子被當成巨型抱枕,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只能對著木製天花板乾瞪眼,在內心咧咧罵罵嫌棄政宗體溫高,想把人揍起來.....低頭卻看到伊達政宗闔著眼的臉,一反睜眼時氣焰旺盛、居高臨下的表情,倒有股閑靜祥和的味道。

頓時元親像給自家鸚鵡叼住了嘴皮子,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況且也不是誰在伊達政宗旁邊他都有辦法睡得一臉安穩。

最後他只伸手在那截收窄的腰線滑了滑,把伊達政宗揣著不讓他摔下去——沒佔到便宜,至少也要把豆腐吃回來,這是元親的想法。

後遺症是當天傍晚在練劍的奧州筆頭微微撩起袖口,引來大批人馬無聲無息的注目,包含片倉小十郎再正直不過的目光也要飄到他手臂上那圈整齊的牙印上去——伊達軍全體磨了磨牙,決定不能把人用咬得咬到分屍,也至少把長曾我部元親痛打一頓,但是等到西海之鬼出現的時候又全體熄了氣焰,誰叫他背脊上的青青紫紫比獨眼龍手臂上那一口悽慘太多。

他們家的少主從來不是吃素的。

大夥兒仰天看白雲得看白雲,低頭數螞蟻的數螞蟻,只有片倉在心底盤算著晚上要讓人跪多久,和開講要講多久,不能誤了晚餐也不能少了教訓。

伊達政宗打了個大噴嚏,心中不妙,不知是不是因為下午沖完涼又吹風睡午覺的緣故。陪他過招的元親突然寒毛直豎,一分神手裡的木棍發出不詳地一響——又給他捏斷了。

【歌】

01

政宗的嗓子早早在戰場上就吼壞了,總帶著粗啞的氣音,雖然喜歡看戲但開口實在抓不準調子又吊不起嗓,所以最多就是吹吹口哨。
夏日的午後總能聽見從長廊上隱約傳來的小曲兒,像是東北廣大麥田中蟋蟀的歌聲,也像寒風呼嘯過草屋屋頂時的咿呀響。
俱利伽羅聽著聽著總是想睡,很久之後他才知道,那是家的聲音。

02

政宗的嗓子早早在戰場上就吼壞了,總帶著粗啞的氣音,雖然喜歡看戲但開口實在抓不準調子又吊不起嗓,所以最多就是吹吹口哨。
元親反而能唱,雖然唱起來總被政宗笑帶著大海男兒的豪放味兒,有時候元親心情好、開口了,政宗就和著口笛哼哼應著,有一下沒一下打拍子,卻不討厭元親那口粗糙的嗓子,總覺得聽著能感受到海風迎面而來,浪聲濤濤震耳。
很久以後,伊達政宗才知道,那是自由的聲音。

03

政宗的嗓子早早在戰場上就吼壞了,總帶著粗啞的氣音,雖然喜歡看戲但開口實在抓不準調子又吊不起嗓,所以最多就是吹吹口哨。
小十郎通常不會進主屋,就只是扛著鋤頭隔牆聽著細弱的口笛,駐足在園子外片刻,知道那是獨眼龍心情好的證明。聽著聽著總能想起當年還叫著梵天丸的時候,男孩坐在樹梢上,聲音清脆嘹亮的笑聲,其實和現在並無二致。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那是比悠長龍吟還更難得可貴的聲音。

【學BA/漁人節】

(政宗:大漁だぜ!!(撈起長曾我部元親))

4月1日,長曾我部元親收到一封來自伊達政宗的簡訊,上頭寫著老子喜歡你,還不就範。西海之鬼仰頭大笑,心道如此簡單把戲,我隻眼識破!於是回覆:爺也喜歡你,甭含蓄了。

隔天早上起床,他打開窗戶滿臉震驚地看著在一樓等他的伊達政宗,才知道人生後悔總是為時已晚。

【學BA/東西トリオ】

(單眼不能看3D,可是你們可以一起戴一副假睫毛)

元親和政宗去遊樂園不能玩4D,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家康衝進去4D海綿寶寶,而他倆被服務人員攔在外面聽著裡頭傳來陣陣尖叫。

兩人一怒之下把家康丟著,一起去玩夏威夷巨浪,下來兩人路都走不直,最後一起撞進廁所吐軟了,家康因此逃過被揍成豬頭的命運。

【於是我也把我自己寫進去了】

政宗想靠北,到底是誰把他寫的這麼仙俠。還有他和西海之鬼才沒那麼一股戀愛的腐臭味兒,別亂七八糟改寫歷史行不?!——於是他找了元親一同去和廢柴理論,結果回去一看更新差點氣的一口氣沒換上來。

「幹!捧殺!」

獨眼龍把更離奇的捅刀腳本摔到元親臉上,西海之鬼瞄兩眼後放聲大笑,決定也去玩刀劍亂舞。

於是有了TAG↓

评论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