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尊禮】櫻

想睡Zzz......




周防不知道他連半夜出來溜達,都能在河堤邊遇上宗像禮司。

他穿著也許是和服或是浴衣——周防總是分不清——不過那種傳統的衣服掛在他身上硬是穿出別樣味道來。寬敞柔軟的布料,用一條帶子他就整治得服服貼貼,沒見他怎樣束縛自己,可從頭到腳就是一絲不苟。

套句草薙的話兒,這叫氣質問題。浴衣那種東西掛在周防身上,就算腰帶繫得和牛仔褲褲鍊一樣密,也能穿出浪客行的風格。

櫻樹繁葉落盡才展其傲人鋒芒,單看光禿禿的枝幹倒是和宗像有幾分像,難怪能挺住給這男人欣賞,沒有轉眼之間嚇得凋零殆盡。

周防為著自己的思緒微微勾起嘴角,蹭一下劃開打火機點上菸頭,呼一口氣吹開幾乎落在他鼻尖上的粉色小玩意兒,細微的聲響引來宗像的注意。

「——哦?真是罕見。閣下也來賞花嗎?」

周防根本不考慮開口,只是叼著菸舉了舉手中一袋香味四溢的宵夜,連眼睛都不多抬一下。

累,懶。

他左肩上壓著前者,右肩上背著後者,宗像興味富饒地看著他扛著這兩個字、貓著背從他身後繞道而行。他在與周防擦身而過的時候驀然出手,電光石火之間,那截從袖子裡溜出來的手腕硬生生橫在赤王面前,白得更勝刀刃,霸道更比劍尖,逼著周防稍微退了一步。

然後從他雜亂的髮裡挑出一枚花瓣,在指尖轉了轉。

「抱歉,忍不住。」宗像的語氣一點都不見歉意。

他用賞花的眼神賞著周防金燦燦的眼珠和毫不掩飾的戰意,周防停頓三秒後跟著出手。

出拳、隔擋,最基本的體術動作,他們赤手空拳在櫻樹下像兩個孩子用拳頭和胳膊坦誠相見,對男人來說比喝酒還更接近本能的行動。打鬥是很簡單的動作,但招招到位反而格外困難。

他媽的他們像在跳華爾滋的慢吞吞。

最後周防終於忍不住在指尖燃起小小的火苗,將還來不及落地的花瓣用焦痕印進青王的心口,硬生生搞壞他一件上好衣料。看著宗像嫌惡的皺起眉頭,周防卻扯起嘴角笑了。

「抱歉,忍不住。」他頗具歡意的道歉。

愛情是人生的春天,或是春天是戀愛的好季節,總是說不準。宗像端詳他幾眼,看到鬆開的眉頭,最後把湧到嘴邊嘲諷的話又咽回去,只是覺得這男人丟開那兩個字打直背脊握緊拳頭,勉強撐得上有幾許王的風範。

黑影襲來,宗像下意識伸手接住,躺在掌心是一罐啤酒。遠去的赤王對他擺擺手就走了。

櫻配酒。

宗像啵地一下拉開廉價易開罐,吞進一口,辛辣在嚥下去之後才順著食道爬上來。琥珀色的、烈性的,聞其色香與給人的影響倒是和周防有幾分像,難怪能挺住給這男人吞幾口,沒有轉眼之間在被菸味麻痺的口腔失了風味。

宗像為著自己的想法笑了,他轉過身,裾擺稍微動了動花瓣便擦著他的身子落在地上,唯有心口上那個印子怎樣抹都抹不掉,倒像是櫻樹開出來的第一朵花,帶著淡淡的酒氣。


 
评论(2)
热度(6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