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

大概沒有後續,什麼paro不知道(喂

只是想看動作片!好帥的元親和好帥的政宗!

還有亡命機車上的調情坐姿(喂喂

充滿南洋風情的花襯衫與海灘還有筆頭的游泳圈!!(被六爪剁爛



伊達政宗覺得很無辜,非常無辜。

至少他最近沒有案底,而且他不過想到這個海濱城鎮度個私人假期,原因是這裡不檢查護照、不看身分,只問你口袋有多深。於是化身家財萬貫的公子哥兒,政宗才剛離開機場沒有半小時就被警察攔住簡直感覺不可思議,照理來說小十郎應該幫他把一切都打點好,但眼下情況明顯不是如此。

「一邊眼罩,花襯衫......長曾我部元親,不准動!」

政宗剛開始並沒有反應過這是在和他講話——這不能怪他,對著馬喊驢子或對著驢子喊馬當然誰都不會有反應,直到有人把槍管對準他,政宗才從今天天氣真好的愉快心情中回神,一瞬間內心只剩下What the F*ck。

「Hey you,不要緊張,」政宗微微舉起雙手蹲低重心,示意自己沒有武器,「我想你們找錯人了,OK?本大爺不叫那什麼怪名字。我只是觀光客。」

「不要裝傻了。你那顆人頭價值一百萬你知道嗎?」領頭的笑了,「媽的,連警察都蠢蠢欲動啊!咱們這邊可是沒有警匪區別的,護照滿街都買的到,靠這點薪水哪過的了什麼生活?」

政宗捕捉到扳機被扣緊時的細微聲響。

操。

一聲槍響,兩聲悶哼。政宗稍微感受一下雙槍的手感,發現還不算生疏,Beretta像是生在手心上的輕巧,至少在鐵牢那幾年沒有廢了身手——幸好出門前有叫小十郎把槍送過來。

有誰在混亂裡說了一句西海之鬼用的不是雙槍,但是很快就在人群沸騰中掩過去。

政宗壓根沒料到他居然不是來這裡度假是來復健的,這群警匪混雜的混蛋身手雖然差的連暖身運動都稱不上,但是畢竟人勢眾多,一時之間要應付過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是當他聽見行李箱被子彈擊中的聲音時,覺得有什麼東西也跟著斷裂了。

Fuck!那是他花大錢加強過的Rimowa!

正當政宗想奮不顧身衝出去把人全部痛揍一頓的時候,引擎的咆哮聲卻像某種怪物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加速。這種時候通常人都沒有選擇,尤其是看著一輛小房車一樣的重機像撞倒保齡球一般突破人群緊急剎車停在你面前時,人類的第一直覺都會是跳上去。

「兄弟,上車,暫時沒法兒和你解釋!快!」

政宗抓住對方扔來的頭盔三兩下就翻身上了車。此段播出必是危險動作請勿模仿,他們滑出沒多久後頭成群的引擎聲很快就響起,政宗低頭就看的到一枚子彈打在他腳邊快速飛逝的路面上——SHIT!

「會用槍嗎。」對方的聲音悶在全罩式頭盔裡聽起來有些詭異,政宗卻不知怎地聽出點興致勃勃的意思來,他抽出後腰的雙槍半字不多言,只聽聞對方吹了聲口哨:「那後面就交給你了。」

不是個好體驗,尤其是他必須在重機上——前座還是個男人——進行規避動作。「Hold住龍頭,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現在咱倆是栓在一條繩子上的蚱蜢,你掛了我也就完蛋大吉,」政宗拉開保險栓邊警告,「本大爺根本不知道what happened,最好不要讓我和你死一塊兒,否則就算我死了也要爬起來鞭屍。」

「把你扯進來是我的錯,」對方大方道歉倒是出乎政宗意料,「但是這世界能質疑老子騎車技巧的不是還沒出生就是已經半截入土,希望你不是這任何一種啊,兄弟,抓穩了。」下一秒,車身重重一甩,政宗借力使力翻到龍頭和騎士之間,在車身宛如低空飛過擦過護欄一瞬間放槍。

根本沒有時間換匣。兩槍各三發,外加原先上膛的一顆,八發八個人,一槍都不能Miss。這是個絕佳的復健考驗,雙龍的後座力依然那樣帶勁兒,而且政宗不得不承認對方和他默契不錯,往左往右的幅度抓的好,明顯有從後照鏡配合他的動作。

「剩幾個!」對方在時速破百的狂風中怒吼。

政宗又開了一槍:「兩個。」

「媽的......別浪費你那兩顆寶貝子彈,我們快到了。」對方再度催動油門,政宗慶幸自己背對著時速表,只能巴著對方結實的肩頭不讓自己摔下去,否則絕對不只粉身碎骨那樣簡單。

「到哪?!」政宗現在很想一槍蹦了把他扯進這團混亂還綁架他在高速亡命機車上的傢伙。

「我家!............小夥子們呦!!!!!客人來啦!!」

政宗不知為何有些背脊發毛,在高速中只能略略轉過頭去,但是這樣狹隘的事也已經足夠讓他看到浪花.......於是伊達政宗才理解到,他們正直直朝海裡駛去的事實。

「Holy Shit!Where are you going?!」政宗一急之下張嘴吐出來的就是母語,雙手死命巴著對方脖子。

「別嘰哩咕嚕的,老子還沒學全,聽不懂。」對方扯下頭盔稍微瞄準一下往後一扔,確實好準頭,超過時速一百公里飛出去的安全帽直擊頭部不是好玩的,但是政宗在讚嘆同時才注意到對方那一頭惹眼的白髮。「小哥,抓好,咱們要飛了。」

飛?

政宗還來不及反應就聽見引擎猛然被催到底,只來得及順從本能閉緊眼,感覺他們像炮彈一樣飛出去。

......幹,他死了都要爬回來掐死這個罪魁禍首。

這是政宗在失重一瞬間腦內唯一閃過的念頭。

但下一秒不給他反應時間,他們就連人帶車摔在堅硬的東西上——政宗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卻不是海水,而是堅固的船板。支起身就能看到最後追著他的傢伙和之後趕來的零星人馬停在港邊,氣的不知道在罵西班牙文還是葡萄牙語的髒話。

他們在一艘中型快艇上,而船板上的傢伙也毫不客氣地噓聲回去。

一隻手伸到他眼前。

「這位好身手的小哥,不好意思把你扯進來,」對方又道了一次歉,白髮在海風中飛揚,「剛剛那些傢伙已經幫我介紹了,這艘是老子的船,只要到海上就不用擔心有任何問題,因為這是我的天下。」

長曾我部元親對政宗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這樣好不?為表歉意,所以特別帶你到島上度假,絕對比那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破地方好三千倍,吃住免費,等你機票到期那一天我再把你送回去。」

......這樣土豪的傢伙實在很難讓人討厭起來。

政宗把手搭上去,一下子就被拉起身。他們獨眼對獨眼,跟照鏡子一樣,果真是一邊眼罩一身花襯衫的打扮。

「不是說你家?」政宗提出質疑。

「我家,就是個島啊——歡迎來到鬼之國度,雙槍手!」

陽光很烈,海風很強,西海之鬼站在船板上朝他張開雙臂,像個孩子一樣炫耀身後漸漸嶄露於海平面之上的火山小島。

「咱誰都不歡迎,就歡迎和你一樣有骨氣的兄弟。」元親拍拍他膀子,笑著歪了歪腦袋,「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那就是伊達政宗第一次認識長曾我部元親。

當然,接下來便是潛水、釣魚、海鮮與熱帶風情的夏天。


後話是在島上歡樂到曬成黑炭的政宗忘記打電話和副手報備,片倉小十郎還以為他失蹤了,派了大批人手出去打聽,最後得知好像有誰看過類似的身影(!)被高速機車(!!)綁架(!!!)到海外(!!!!)(小十郎大驚失色)

於是龍的右眼非常緊急的調派人力,在海上和完全不知情的西海之鬼部下打了一頓,才發現一切都是沒有聯絡造成的誤會。

想當然爾,又是三小時、跪到腿麻的說教......

——你來猜猜,政宗到底有沒有留手機給元親?


评论 ( 1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