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廢柴亂舞】很和平......?

CP是俺みつ..........don't care【。】

(俺みつ=我 x 燭台切光忠)

我隨打寫好玩的,OOC的不得了,別認真(喂

其實我當非洲人就挺滿足的,唯一的遺憾是鍛不出岩融。有機會想補齊螢丸的資料,真的是整個隊伍的最強小可愛呢。

不標TAG了。

雖然我覺得連乙女都稱不上,但不喜歡就別點了233




燭台剛手入回來就看到他們家審神者死在地板上,睡得滿臉口水,衣服上還有醬油漬……到底是哪裡回來的流浪漢還是審神者他都快分不清楚了。

廢柴一醒來看到他就用八爪章魚的氣勢黏上去,一整個慘嚎不止:「光忠,我要吃飯嗚嗚嗚嗚嗚嗚嗚……心好累……」

「吃虛擬的飯也吃不飽啊。」燭台切嘴上這樣說還是認命地翻找起自己的圍裙,拉出某件衣服發現上頭政宗命三個字滿頭黑線,原來自己情急之下居然抓到了大俱利伽羅的衣服,同樣看到這件衣服的廢柴主公笑得滿地滾,光忠決定為俱利醬保留點顏面,最後還是先把衣服收起來。

「這是心靈上的慰藉你不懂,」審神廢看著燭台切在廚房忙碌的背景忍不住一陣感慨,想當初初戀總希望是個出將入相、上馬能治兵下馬能理民的英雄原型,到這把年紀才理解到男人會做飯最好,最理想是能拿太刀也能拿菜刀。「每天和報告奮鬥,和論文抗戰,死守四個學分的痛,辛苦更比三月圍城。」

媽的,只有到家才能開電腦撫慰一下自己心靈,還想要怎樣壓榨已經夠貧脊的精神生活。

光忠笑了笑:「我也幫不上忙。」

廢柴損血-1000:「你對我笑一笑就在幫忙。」說完做捧心狀,一整個噁心加三級,寡廉鮮恥,逗得眼罩男忍俊不禁,只能笑著搖頭。

果然人正真好,少了隻眼兒都只顯得英氣不顯殘疾,廢柴主公聞道米飯香只想衝上去抱大腿,把鼻涕抹上去哭著喊燭台切你嫁來我家吧。

其他人被踢去遠征還沒回來,沒人搶食審神者好不感動,想到和那一大家子吃飯就胃痛。動了筷子大喊我不客氣便狼吞虎嚥。唉,雖吃不飽,但精神上感動一百分。邊幫著燭台切洗碗摺衣服邊抱怨生活種種,順便聊聊用伊達政宗的照片釣到大俱利伽羅的機率有多高,發現那傢伙完全是個伊達控,無可救藥,蓋章。

「你的新刊呢?」光忠瞇眼。

廢柴眼神游移:「我最近很忙。」

噢漏,世界,燭台切開起老媽子模式,廢柴瞬間痛苦得想摀耳朵,光忠千好萬好就是嘮叨不好,到底未來是找了個男友還是找了個媽傻傻分不清楚,月有陰晴圓缺,便道此事古難全。

人無完人,刀也無完刀,虐。

外頭傳來腳步聲,廢柴如獲大赦,衝到門口守株待兔,燭台切看著她的動作滿臉問號問號問號,不一會兒紙門就動了,俱利伽羅略緊張謹慎的面孔出現在拉開一條縫的紙門後面,看到審神的臉就僵化了,光忠放眼望去只看到他手裡的一小疊伊達政宗的照片……

……還真的沿路放。重點俱利醬還真的就這麼一路撿回房間……

廢柴對於自己的實驗非常驕傲,雖然下場是被痛打一頓多了十來個瘀青,當然俱利伽羅也很慘,畢竟審神者大多不是吃素的,反擊能力沒有點滿也有攻略撇步,大戰三百回合不是問題。最後本來就帶傷的俱利伽羅就被踢去手入房了,非常遷怒。

「……就不能有高知識水準一些的把戲嗎。」連好人燭台切都想翻白眼了。

廢柴得意洋洋,知道俱利伽羅被放出來她差不多就要關機,決定早點閃人,臨走前不忘拋話:「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逗刀人。」

燭台切最後還是嘆了口氣。

天天開遊戲,你不是逗刀人,也是非洲人啊!

今天依然鍛不出新人,隊長燭台切前去迎接和泉兼定4號臉都綠了,感覺上會不久就會堀川大量發生,只好思量著之後建言把和泉234號鍊結或刀解,只是務必秘密進行。

他看著自己越來越健壯的身材默默有些哀桑,都死了又活了一次,身材居然是炒大桌飯、洗大堆衣、補被(薙刀和大太刀)撞破的本丸天花板練出來的,不知道刀生苦難何時結束。

燭台切 ‧ 新好男人 ‧ 光忠,認命得給自己繫緊眼罩,看著主動來幫忙得小大哥藥研和老好人石切丸,終於感受到一點溫暖。

今日的本丸也很和平。

關機前的廢柴開心地下了評語。

 

 
评论(1)
热度(1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