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TAG:小十郎的煩惱

短打,我想睡覺。Maybe之後修修。

算是接上一次的無標題02,覺得大孩子x2真是萌透了。




——到底為什麼會放對方上樓呢?

這是片倉 ‧ 龍之右眼 ‧ 小十郎最新的煩惱。

「吶吶,幫我刷下感應卡吧,右眼兄。」

當那張臉不定期映入眼簾的時候,小十郎總會深深思考起這個問題。

管理員已經被打發到中庭去掃地了,反正這棟高級公寓的管理員形同虛設,整棟樓都隸屬伊達氏旗下,伊達家準接班人也住在裡頭,自然是用白宮安危規格看待安全,片倉小十郎沒事都待在一樓當門神,除了晚上回去睡床之外這邊就等於他的辦公室。

「欸,伊達不在家?」對方倚上櫃台,似乎是外頭有些熱,讓幾搓頭髮汗涔涔地黏在臉上,倒是看起來比尋常年輕幾歲。

不,其實他也不過大伊達政宗三歲,在小十郎眼中都不是稱得上「成熟」的年紀,或許說帶著些孩子氣還更加恰當。

小十郎看著長曾我部元親那張稜角分明的面孔嘆了口氣,把手裡的文件暫時堆到一邊:「這邊不開放給一般民眾,更不是你第二個家啊,長曾我部。上一次你把政宗大人打傷的事.......」

「嘛、嘛,我跑船又不是天天來。老子這次特地捎上土產來喔?」元親迅速顧左右而言他,低頭翻找起手上拎著的大塑膠袋,「啊......我找找右眼兄的份在哪兒,東西有點多,第一站先到這兒,裡頭還有我們家小子們的..........喔,找到啦!這個。」

小小的吊飾被捏在指尖,除了明顯的南洋風情裝飾之外,小十郎意外地看到上頭吊著一把刀,倒是將他擺在室內那把刀模仿地維妙維肖,連小字都刻了上去。

「吊飾是土產,刀子是本大爺裝上去的。媽的,伊達當初死都不答應我去偷拍那把刀.........啊。」自覺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題,元親慢半開反應過來好像說溜嘴什麼,趕緊補救。「呃......伊達是聽我說要做東西給你才放我進去的。」

——難怪那一天覺得家裡遭小偷,但是又什麼東西都沒偷走的原因就在這裡啊。

小十郎眨眨眼,看著元親轉了轉眼珠然後咧嘴露出白亮亮的牙齒和一對虎牙,笑的不知道要稱作惡霸還是無辜。明明外型完全不相同,但是小十郎那一瞬間卻有些錯亂。

有一次,政宗大人為了要給他生日驚喜,卻意外砸掉了他房間裡的一個花瓶,他也是這樣滴溜溜地轉了轉眼珠子,先是嘿嘿笑了一下,再十足霸氣一揮手說:同樣的花瓶你要十個我也買給你——小十郎從來沒有說,那是過去故交給他、獨一無二的瓷瓶。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嘴角歪了歪,小十郎遞了一包面紙過去示意他先休息一下擦個汗,至少做盡主賓該有之禮,不過他這次可沒有那麼簡單要放行的意思。他看著長曾我部脫去眼罩抹去悶出來的汗水,或許是因為天氣熱的關係,傷疤顏色比之前深了些,橫在眼皮上,不難想像受傷時的出血量和危險性。

「這個?」汗水匯聚到元親的下顎尖,他歪頭縮頸把汗抹到T恤上,小十郎不知怎麼著總覺得有些違和感。「和伊達不一樣啦,這是我十二歲第一次下海時發生的事。」

不怎麼冗長的故事,在元親講來更是減短到不能更簡短。

那次原本是場愉快的豐收,在與深海巨型魚的搏鬥中,吊著網子的鉤子因為魚過度劇烈的掙動而鬆脫。當時興奮靠著船沿的元親閃避不及,鉤子就直直朝他臉上撞來,沒有去掉小命已經是命大,元親反應再慢一點,鉤子勾出的就不是他的眼珠子而是他的腦袋瓜。

「哈......真熱啊,這天氣。」元親有些上文不接下文的感嘆。「醫生說我命硬,就海邊漁村哪有什麼太好的醫療環境,現在想想居然活下來了,果然命不該絕。」

「所以你還去船上?」小十郎笑了。

「哪裡跌倒就哪裡站起來,總不能被噎著了就不吃飯唄。」元親比比小十郎的側臉,「難不成多了那一道你就不當右眼了?」

「那當然不可能。」

「那就是。」西海之鬼陷進沙發裡大咧咧地坐著,「都爆料這麼多了,不放我進去嗎?」

「我曾經收到比這數額更大的賄絡,怎麼能比?」

「好吧好吧......」元親攤手,從口袋掏出一樣東西,「額外加贈,僅有此次下不為例啊,右眼兄。」他伸手把東西往小十郎身上拍來,小十郎來不及反應就看到那東西被塞到他胸前口袋裡,而吹著口哨飛快逃進電梯裡的傢伙正笑嘻嘻地夾著他備用感應卡揮了揮。

「鬼可沒有左眼!祝福你哪一日想開了,不當誰的右眼,而是當自己的心眼啊,小十郎!」

聽著句尾罕為人喚的名字,小十郎在要過去卡住電梯門的時候頓了頓,就是這幾秒之差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不速之客從他眼前溜走——不,其實自己也是有意放他走的吧。小十郎默默地想。

他從口袋裡掏出那顆做成眼球狀的惡搞驚嚇糖果,拆開包裝,想了想,最後一口含了進去。只是片倉小十郎依舊沒感覺出來,到底那股從開始就出現的違和感到底在哪裡,等到樓上一通緊急電話下來,片倉小十郎才知道長曾我部元親......在樓上暈倒了,像小山一樣塌在伊達政宗身上。

原因:中暑。

「Shit!這傢伙重死了!」伊達政宗夾著電話的聲音聽起來很很咬牙切齒。

「我沒記錯的話,政宗大人你才剛從中暑復原沒三天吧。」

症狀還一模一樣,難怪和喝醉一樣話匣子特別開。估計是海上就算相同氣溫還是偏涼,上岸反而真的成了失水之魚呢,西海之鬼。

「......That's accident. 不要吐槽我啊小十郎,去幫我買個藥回來.....滾去床上躺好,長曾我部元親!」話筒那邊傳來一陣爆吼,「我不想開火!本大爺居然要煮粥!」

「我去買吧。」

今日也非常認命的右眼君掛上電話把管理員召喚回來,拎上包出去跑腿,默默想起四天前自己才做過一模一樣的事。

挑了幾樣適合配清粥的小菜,非常理解伊達政宗必然會開火的龍之右眼摸摸自己勾起的嘴角,才發現從海風裡帶起一股令人不自覺歡騰的笑意——所以才會被稱為「大哥」,倒是挺名副其實的。


评论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