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伊達組01

不是文,只是有感,大概有點情境劇。





正劇向最想看的果然還是伊達控的俱利伽羅。

史實政宗幾乎每次出征都會帶著俱利伽羅,說著「一個人就能贏」的俱利醬我覺得真的對政宗死心踏地,政宗死了之後就一人戰鬥了。可以傾以性命的主公已經不在了啊。

政宗公追悼會的時候,還沒行到墓前就已經跪倒在石階上無聲落淚的俱利伽羅。一輩子沒有易主的刀。

到後來在伊達家就像是鶴丸一樣被當成國寶級的寶物給珍藏起來,也不復在政宗手上時的物盡其用。光忠燒毀時俱利伽羅面無表情在角落,萬針戳心,伊達政宗死了,燭台切光忠也化了,物去人也非,當連可以緬懷的物品都沒有的時候就只能對著回憶落淚了。

最年輕的俱利伽羅最看不開。

鶴丸經歷過腥風血雨早已磨得如鵝卵石溫潤;被德川家娶走(德川賴房是戲言說「光忠を吾等に嫁入らせ候へ」)的燭台也已經很能接受這種事實。

最開始看到新來的鶴丸,俱利伽囉很不顧一屑。一刀多主算什麼好漢?會被轉手代表你和主公還不夠親近——這樣想的俱利醬。

在政宗追悼那日落淚的俱利被鶴丸撞見了,老人家笑著摸摸他的頭,說我也曾經這樣哭過,有沒有讓你嚇一跳?

笑笑地搖著扇子說故事的鶴丸,說的卻是自己染著血腥看五百多人被屠殺、被迫從墓裡沉眠中挖起來的歷史,他也曾經哭過啊,為什麼不在那時候就斷了,多好。

「可是想想又不對了,我代表的是歷史,我記得的是過去,在我們的主公、各大英雄好漢或戰死或病死或老死,人們漸漸遺忘他們的時候,只有我們還記得。」

「我們就是主公留給世人最後的印象,是戰爭最後的遺跡,讓他們不會被完全遺忘。人們看到你會說:看!這是伊達政宗的刀。於是他們會談論政宗公在世時候的英勇事蹟,因為有你,所以使他鮮明的活在人們的想像裡——你看,這樣不也挺好的麼?」

當日心傷累了就在鶴丸那邊像個孩子一樣蜷著睡著的俱利醬,鶴丸輕輕搖著扇子帶起輕柔的風,把身上的羽織解下來披在俱利伽羅身上。

「古人化仙總想乘鶴而去,卻忘記鶴是候鳥啊,就算離開了,春天還是會再飛回來的。於是我染著血腥,又像是鶴一樣地飛回來了,不知道有沒有嚇到人呢?」


之後鶴丸就和俱利伽羅好起來了(笑)

偶爾會聊到光忠。雖然鶴丸和光忠在伊達家的時間線沒有重疊,但是他們都曾經是信長的收藏刀。

鶴丸爺爺真的是我覺得記憶最痛苦,但心態最開闊的刀了......所以才越活越回去啊。像個孩子一樣喜歡作弄人的鶴丸把所有歷史的傷痕都掩在白淨的外表之下,不怨,不嘆。

1901鶴丸被進貢給皇室,1923燭台燒毀於關東大地震。俱利伽羅坐在伊達家的沿廊上,也不是當年會在階梯上落淚的年輕太刀了。傷不傷心?傷啊。難不難熬?難熬。

「獨自戰鬥,獨自死去……對我來說,這樣,就好。」

覺得俱利伽羅破壞的台詞就是他活到後來的最真實的感慨啊。

孤家,寡人。



评论 ( 1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