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東西】

東西隨打。

大孩子x2,不良友最高。

祝晚安好睡。



政宗到家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個不速之客。

元親掛在他家不大的沙發上,手腳都露在扶手外邊,睡到直打貓咪呼嚕,踹了幾下也不醒——小十郎居然放這傢伙進來了,看他吃他那群小跟班的醋吃到變臉色,這也不是挺會收買他們家的人嗎?

隨手把外套扔到椅背上,政宗蹲下去看那張流口水的蠢臉,這才發現長曾我部元親經仔細端詳,確實長得挺標緻的。長長的眼睫在臉上留一排翦影,元親的頭髮總是豎著看起來硬,但是微風吹來就能看到它們細細地散開,事實上更像動物洗完澡澎起來的毛。

嘛,外表看上去是個兇惡殘暴的傢伙,切開來就是個四處收養流浪狗的大好人,小弟哀號兩聲就於心不忍,確實和他的髮型挺搭的。政宗評論。

元親畢業後就去跑船了,但是長年曝曬在陽光下卻看不出他黑,最多就是泛著新生小麥的淺色,通常只要在家宅個幾天顏色就褪一半。照理來說看上去有些娘裡娘氣,無奈他身形高大肌理分明,光是個陰影照下來就能嚇壞不少人——那些人真該看看元親小時候的照片。

那次其實是個意外。

他們當時都還是學生,元親抱著一疊語文作業悲慘的到伊達政宗家報到——當時真田幸村才灰頭土臉的從政宗家跨出沒多久——明明是個數理和美術都好到髮指的怪傢伙,卻對語文科一竅不通。在元親被斯巴達教育虐到在書桌上裝死時,政宗從他帶來的課本中意外找到一張照片。那是一個......小女孩。

「這你妹?」政宗亮了亮照片。

「什麼你妹.........臥槽!」元親原本還想裝死,看到照片瞬間如失水之魚從書桌上彈起來,蹦了兩下要從他手裡奪回照片,政宗當然沒想讓他拿回去,連忙將照片收到自己身後,元親伸手就過來搶,這一個彎腰一個下腰,下場就是兩人連人帶摔在地上跌成一團,剩下照片輕飄飄地落在後腦杓著地的政宗臉上。

「Cute Boy」政宗輕佻的吹了聲口哨,「果然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小時候相當可愛嘛,一點都不cool喔,元親。」

「可愛你妹!老子是男人,是貨真價實的海上男兒!」壓在他身上的元親猛翻白眼,「把照片還給我!」

在照片裡的是一個穿著浴衣的小男孩——說是小女孩政宗也覺得可以呼嚨一票人——小小的身子還沒退去嬰兒肥,漂亮的淺色眼珠和白色頭髮,唯一的差異性是照片裡的人還有一雙眼而不是一隻眼,並不難看出是縮小Q版的「西海之鬼」。

「小時候真的沒有人誤認你性別倒追你嗎?」政宗眨眨眼,笑得很揶揄。

「我輪著廟會祭典的旗竿把他們打了一頓,這麼說你信麼。」元親翻白眼翻得更兇了,終於地上爬起來,也順手拉了政宗一把。

政宗想了想那景象立馬噴笑,這完全是顏詐欺的經典代表,天知道當年那個漂亮娃娃會長成現在這個模樣,還被人取了個「惡鬼」的名號。元親在船上的「英勇」他可有耳聞,暴風雨還站在甲板上,一副任憑風雨聽我施令的臉,更別提他自己一個可以扯動船錨,簡直嚇死一票傢伙。

他拍拍元親結實的身子順便吃了一把豆腐才把照片塞還給他。那是政宗唯一一次看過元親小時候的照片。

回到眼前——大概是被「視姦」到不自在,元親皺了皺眉頭睜開眼,發現某人正把手機鏡頭對準他。

「........喂,你做啥?!」

剛睡醒的元親慢半拍才反應過來他被人偷拍了。

「桌面照,Sweety。」政宗露出一對白牙,「來個Before和After,下次問問有誰覺得你小時候的照片是你妹,本大爺用三頓晚餐打賭過半數。」

「誰要跟你賭這個,混帳!..............喂——!獨眼龍——把照片刪掉不然我去跟右眼兄舉發你在下床底下沒有藏A片卻藏了兩大袋零食糖果的事。」

「SHIT!你也有吃!」

「反正是你被管不是我被管........唔噗。」傳來某人挨揍的聲響。

「你敢說出去試試看..........SHIT。」於是某人也跟著反揍回去了。


.......

.......


小十郎打開家門,看到的景象就是被他請進家中看家的客人橫在地板上,露在外頭的一隻眼有明顯的瘀青;至於他們家少爺,正枕在對方的肚皮上非常沒有形象的呼呼大睡,微微拱著腰。

確實是相當相似不是嗎?

沉默一下,思考應該要怎麼重新教育關於待客禮儀與賓主盡歡這兩回事,片倉 ‧ 今日依舊萌萌噠右眼 ‧ 小十郎,還是決定先找來兩塊布,一塊像是蓋屍布一樣掩上長曾我部的身子,另外一塊則是確認伊達政宗不會睡到著涼、謹慎地蓋上他的軀幹,然後順手關上了燈。


 
评论
热度(2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