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櫻蘭】一些感想

雖然說是感想,但是到後來有點像是小段子,或者說情境描寫吧。

越看越覺的鏡夜→環簡直萌die,但不是指實質意味上的CP,我也非常喜歡環環和治斐,沒有要拆的意思。

覺得環和鏡夜其實也就是一點感覺,從生到老都是很要好的朋友,環從沒有察覺鏡夜的心意,鏡夜也絕對不可能和須王告白,只怕他自己都沒明白自己多少。一來這樣一點利益都沒有,他腦內排除的很快速;二來環非常喜歡治斐,他沒興趣花時間拆散有情人(笑)

兩個人都各自娶妻、生孩子,事業大的壟斷半個市場,都還是好朋友,會出來一起喝茶聊天偶爾陪環一家子去吃庶民小吃那種關係,一輩子都長不出的戀愛芽。

也沒什麼苦情和虐,鏡夜也活得很開心,他不怎麼是會為這種事上心的人,我覺得最後發現的搞不好是治斐。自己腦補植植說「最遲頓的是鏡鏡」其實是指鏡夜和環,從漫畫前面我就在想治斐她看出來了,只是她確定這件事要到很久以後。

須王在治斐懷孕時應該根本是個神經病,只要治斐一痛就打電話叫救護車,只差沒在牆上撞個人形洞,最後治斐受不了,打發環出門應酬,結果環環這沒神經的就找鏡夜來幫忙看大肚子的治斐。看著抱一疊公文來這邊陪她打發時間的鏡夜,治斐提起到這件事,鏡夜倒也不怎麼排斥這種話題。

「鏡夜學長,你很喜歡環學長吧?」

這麼多年這個少女時期的敬稱還是怎麼改都改不掉,一口學長學長的叫。鏡夜也習慣了,當初還被叫媽媽他也沒真的拒絕過,一個學長還喊的他年輕點。

「怎麼這麼說?」

「因為鏡夜學長不是會沒有工資就來幫別人做牛做馬的類型啊。」

不管是少女還是少婦的治斐都很有一針見血的味道。鏡夜這才終於從報表中抬起頭看她,似笑非笑,有著過度老成的韻味:「如果要這麼分析,確實是這樣沒錯。」

鏡夜向來大方於承認事實。

「但我不是那個意思。」

「喔?」鏡夜頗有興趣地挑眉。

治斐摸了摸凸起的小腹笑了,又重複一次:「鏡夜學長真的很喜歡環學長呢,於情於理都一樣。不然你不會來這邊的。」

鏡夜停下筆,他側了側身子調整舒服的姿勢並示意一旁的人退下去:「照你這種說法,你應該早早就不在這裡了。」

「才不會呢,」治斐勾起笑容彎起眼,依稀還有當年在男公關部露出可愛笑容的「少年」的模樣,「因為那對鏡夜學長一點好處都沒有啊,更何況,這樣你更開心吧。」

她看著隨時保持溫暖的爐火,劈哩啪啦柴燒把讓室內顯得相當熱鬧。室外還在下著雪,但裡面溫暖的能讓她只穿一件薄長袖,環和鏡夜兩人相當注意氣溫和飲食,簡直是到了苛責的地步。

「為了一個笨蛋放棄所有,這太不符合鏡夜學長的風格。」治斐評論,「是環他太遲鈍了,連我過這麼久都看的出來。」

鏡夜看著眼前的少婦,他想這大概是女人與生俱來的直覺,精準的教人心驚,就算是治斐這樣粗神經的角色也能有纖細的一天。

他闔上報告書:「有一點你忘了,不管是環還是你,我都能接受,一切的大前提都在這裡。」

他笑了笑,讓治斐在溫暖的室內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孕婦想那麼多對身體可不好,」鏡夜站起身,「我去請人弄個毯子來,我看你坐的不太舒服。」

治斐訝異於鏡夜的心細,她找不出來偽裝的痕跡,這個學長不管是對那個同班同學還是對她這個學妹一直都是無從挑剔,雖然有時候耍須王環耍得團團轉也是他的樂趣,但都不具有實質上的傷害性。也許是為什麼她能如此平靜地接受這樣的事實的原因。

她注視鏡夜正要推門出去的身影。

「真的沒關係嗎?鏡夜學長。」不管過幾年,她還是很敬畏這位精明伶俐的學長,雖然有時候也受不了他的精打細算。

「不做出讓自己後悔的選擇,這一直是家族座右銘。」鏡夜鳳笑得很自然,「然後你還是多注意身體,環擔心你擔心到想放棄工作在家盯著你24小時,鬥志非常旺盛。」

治斐又打了個冷顫,但這次不是因為眼前的學長。

「請你讓他好好繼續工作,不然我會先被煩死。」

「Yes , ma'am.」

鏡夜有禮的給了她承諾後便出了大門去吩咐僕人,治斐撐著椅把手靜靜地想,到頭來最後這對話還不是完全為了環學長,這是要他工作和家庭兼顧呢。到底最彆扭的是誰,只怕當事人是怎樣都不會承認了。


评论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