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Powered by LOFTER

【尊礼】How to train your Fire Dragon Fruit ★接續完

(名字不要問我是什麼鬼)

這種靈異的兩種風格我自己邊寫邊笑(棍

 @老白 ↓

How to train your Fire Dragon Fruit 01

How to train your Fire Dragon Fruit 02

How to train your Fire Dragon Fruit 03

How to train your Fire Dragon Fruit 完

基本上可以接著看沒有什麼問題(?????)



【09】

周防這外型不只像火龍果,其實猛一看還頗像別的水果。有一回節日宗像收了一盒紅毛丹禮盒,還一格一格裝,周防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在宗像不注意的時候跑進去找其中一格打盹,只露個腦袋在外邊兒,結果差點一口被宗像吞了,從此遠離紅毛丹。


【10】

宗像喜歡睡前閱讀,有時候周防會趴在他的小枕頭上聽宗像那頗具磁性的聲音說故事,其實也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故事,有時候是宗像說今天看到了什麼給他聽,有時候是宗像講點冷笑話然後他倆兒拌嘴,有時候宗像必須要做給下屬或是給公開群眾聽的演講也會在睡前朗誦一下,只有周防一個小小聽眾,屢屢聽一聽周防就睡著了,永遠都是宗像替他蓋被子。


【11】

有一回宗像有重要會議要開,實在不能帶周防出門便把他留在家裡,結果一回家卻發現周防莫名失蹤了,翻遍了櫃子床上廚房浴室,偌大的家裡找個小精靈好比大海撈針。那大概是宗像禮司這個人生少數能夠算的上「驚慌」的時刻。他在客廳踱步,甚至找了所有丟掉的水果禮盒還略略翻了一下垃圾桶,都沒有周防的影子,種種跡象顯示沒有動物或人闖進來,最後直到晚上宗像要洗衣服的時候,才在洗衣籃發現窩在他襯衫上睡得很香甜的周防,一下子不曉得是再把他扔進洗衣機洗一次,還是先寬心一下比較好。

宗像事後問周防怎麼在那種地方睡了,周防睡得唏哩糊塗,只說想喝水,結果最後掉到洗衣籃裡頭乾脆繼續睡,聽得宗像一陣點點點,往後就算有事也都把周防帶上了,放這麼一個小廢柴在家裡就只是掛心費腦,淨給他找麻煩。


【12】

宗像有時在打公文,周防會非常搗亂的踩過鍵盤,打出一串';lkjhgfdsa。最讓宗像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洗好澡發現他和下屬的公事對談被一連串「.......」洗版了,才發現是周防睡在筆記本上還卡到Del。於是政府機關內部誕生了「他們的上司打到一半睡著還按著Del」的笑話。


【13】

周防早些時間喜歡到處啃火龍果,把皮丟的東一塊西一塊,有一次害宗像不小心踩到然後撞到桌角,額角腫一大塊,從此才改了這個壞習慣。那一天周防踩著小腳ㄚ給宗像的額角按摩,最後直接靠著宗像睡了,感謝宗像禮司的睡姿完美,不然早早被壓成了火龍果乾。


【14】

周防其實也有生理反應,尤其是共浴後頻率大增,大多是夜深人靜對著宗像的臉自行嚕一發,反正怎樣都是看的到吃不到。只是有一次宗像居然沒睡著,聽到周防稍微變的粗重的喘氣聲,沒戴眼鏡就支起上半身問怎麼了,試圖靠近他看的清楚。

「你的臉有點不對。」宗像瞇上眼看得很吃力。

「.......。」周防沉默的把手擦一擦,然後異常憤怒的半夜起床跑去廚房啃起了火龍果。


【15】

周防有一陣子幾乎就是吃飽就睡、睡飽就吃,雖然之前也是這樣,但是這陣子很明顯飯量和睡眠時間都增加了。宗像有時候各種意味上的累了,會在無人時把周防拎出來放在桌上,用食指戳戳他,周防大多是揮手咕噥幾下繼續睡,只是有一次不知道夢到什麼,抱著他的指頭滾了滾又蹭了蹭,發出舒服的悶哼,看得宗像一愣.............周防就咬了他一口。

是這個吃貨在睡夢中也肚子餓嗎?

飼主宗像那一天都非常疑惑。


【16】

於是那天發生了神展開,一個精靈睡一睡變成Large Size的大胸男,被壓的時候宗像有一瞬間那麼恍神,想起了之前查資料看過的某個故事,大概是有一個白髮男子睡一睡發現自己養的貓變成一個大胸女然後被人追殺的內容,但是故事並沒有提到男主角被壓的情節。

原來不是全部的故事走向都相同。


【17】

於是那一天他許了一個願望,少了一只精靈,成了一個總統,之後想起來故事的完整結尾大概就是如此,說起來非常簡單。宗像又成了一個Black Finger,他嘗試退休後在新居種新的植物,結論明顯非常失敗,最後他只弄了一盆小小的仙人掌,好歹也活了下來,刺刺的,觸感有點像什麼的手感。


【18】

前總統不收火龍果了,連紅毛丹都不收。大家都說他完成了童年的夢。又吵起了一股短暫的心理學熱潮。


【19】

他在老的能寫回憶錄的時候又搬了回去過去的小院,把那一年前前後後都想了一回,莫名覺得好笑。不知道是這個院子風水比較好還是陽光比較充足,一反先前的新居,沒有刻意種下什麼後院也長起了花花草草,宗像在身體還能行的時候會自己去後院澆澆花,然後在整理屋子的時候發現了一盒裝著一堆小娃娃衣服的鐵盒。

「要扔嗎?」前來幫忙收拾的、也退休的下屬露出依稀想起來有一年他們上司特別喜歡小娃娃的事,之後似乎就沒看到了。

「不用。」宗像想了想,「收到箱子裡吧。」


【20】

宗像最後幾乎不能下床了,膝蓋退化的很嚴重,但他是歷史以來非常長壽的總統,不管是聲望還是年齡,但即使不便於行走依然耳聰目明,還背得出下屬的電話號碼。那天,他的保鑣走了進來,說在門口擺著一只火龍果,沒有寄件人,沒有收件人。照理來講應該要被拿去化驗和做一堆有的沒有的檢查,宗像頓了許久,執意撤下這一堆審查,請人在後院挖個洞,就地把它種了。幾個月後,那一塊小小的空地上冒出了青綠色的苗,沒有施肥沒有細心調理也沒有專家建議,神奇地叫人傻眼。

宗像看著那一點苗,晌笑了很久,最後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Fin.

#K
评论 ( 3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