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梦间集】把酒夜话(淑女与无剑的小故事)

角色:淑女剑、无剑

这是一个不管要当CP或不当CP,我都很喜欢的组合!

其实我觉得走Galgame倾向(X)的集集也很好啊,何时出五花小姐姐……

【bu】

————


一条黑影悄声无息如一道枯枝的阴影落到房顶上,轻而易举翻过围栏,只惊动枝头一片摇摇欲坠的落叶。

剑光破空而来,直取门面,然而还来不及点至来人眉心便硬生生停下──两根修长而苍白的手指轻松点住圆钝却无比锐利的剑尖,使剑身再无法向前半步。

“大半夜地,脾气咋这么大呀。”蒙眼青年闷声笑道。

淑女一愣,感觉剑尖传来一股巧劲,硬是让她手腕转了个方向,恰好收剑回鞘。“你这个时点来做什么?”

“睡不着,头疼,来喝酒。”剑冢之主乖巧答道。

“你这什么破烂性子,剑冢没酒么?”淑女没好气,却仍是退了一步让他进房。“什么不学好,有门不走,偏要学那梁上君子……”

“真君子,可就不会放我进门了啊。”无剑叹了口气。

淑女剑被这一语双关暂时堵得无话可说,想了老半天也找不到回话,只好瞪了来人一眼:“你也知道这事儿传出去,我姑娘家的名头还要不要?”

“不要了,我娶妳回去罢。”黑衣青年笑嘻嘻地道,“还给你带了礼物来,你瞧瞧,我今天在街上看到的。”

语毕,青年从袖里掏出一支盘钗,竟是一柄雕琢精美的小剑。剑身不过一指宽,磨去了利刃,柄镶珠玉,尾带桃红剑穗,显得秀美而不小气,英气又不过于锐气,恰恰合了淑女口味,让她有气也发不出。

果然人致贱则天下无敌,无剑胜有剑。

无语了好半晌,淑女最后还是给他找酒去了──自相识后,偶尔青年便会像这样,半夜不睡来找她。原以为是个伪君子真登徒子,谁知数次都是喝完酒就跑,半分不逾矩,连话都不多,几次后也就渐渐习惯了。

夜里,整个偌大的院落只余虫鸣鸟叫。

其实这儿也就他们兄妹俩居住,外加几个洒扫婆子了事。他们独立得早,凡事习惯自己来,村民念顾着双剑的好,定时定期便有人送东西过来,连采买都省了,倒也不愁吃穿,甚至知淑女剑好酒,逢年过节必送酒。人情冷暖,有灰心处,也有窝心处。

小君睡得早,淑女不忍心吵醒他,随意挑了两壶糯米酒便回去。

轻推门,只见青年支额倚坐在房内圈椅上头,整个人近乎融进阴影中,唯有地上月光映亮他苍白的下颚,颜色极淡的唇,抿成一条平直的弧度,竟透出几缕杀意。

清冷的银光,和极为浓黑的阴影,形成强烈的对比。

然而她还来不及多看两眼,注意到她回来的青年已露出笑容,和她方才见到的好似不是同一个人:“好姊姊,你给我带了什么酒回来?”

淑女剑其实早就知道,这人从来不是真的为酒而来。

很久以前,她看透了人间的情情爱爱,见到了女人与男人的因情生恨的纠缠,便再不愿费多余心力放在这不值一顾的事情上。性格爽朗大气,却不代表她不懂细腻。或许这人是真的没把她当女人看,也或许是只有女人才更贴近这种难以言喻的孤独寂寥与怯弱──剑冢之主,盖世无双。但她曾耳闻,独孤求败生平五剑,不滞于物,唯有木剑能与无剑匹敌。

他们都在一个个步上曾经主子的后尘,走上那条最寂寞的路。五剑之名再好听又有何用,还不如绝情谷隐居的双剑自在。

看青年又揉起眉心,淑女剑不住问到:“头疼?先前没看你有这毛病。”

“偶尔会这样,估计是失魂那时候的遗症。”黑衣青年可怜巴巴地唉声叹气,看淑女倒了酒便伸手去抓。

“……”

淑女剑还来不及阻止,就见自己用过的杯子落入他人之手……算了,随便罢,反正他俩都不太在意,没人传出去就不是什么事儿。

“你不会白天来找我么?”春夜里还有些寒意,女孩子家家呵了呵掌心,正想找见外衣,就感觉肩上一沉──低头看去,一件乌溜溜的外氅恰好拢住了她,上头还残留男子体息,犹带温热:“夜起也不多穿些,着凉可就不好。”

淑女干脆给他一个大白眼:“谁把我吵醒的?”

很好,非常“淑女”。

无剑挑挑眉:“白天来找妳那可就麻烦了,绝情谷双剑隐居正式宣告结束,很快就会有人来问‘妳和无剑什么关系’‘女人这样不好’,继而指手划脚。相信我,妳绝对会拔剑砍人。”青年像是被自己逗乐了,自顾笑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更何况,若连绝情谷都确定援助剑冢,我就不能保证你们这儿还是这般清净……”

“现在说已经迟了,早在他们把引魂镜扔进绝情谷时,这儿就已经没了所谓的安宁。”淑女一口饮尽杯中物,“前一阵子又有魍魉袭击绝情谷周边的庄子,糟蹋了庄稼,害了两口性命,毁了两户人家。不管他们目的是什么,这梁子都已经结下了。”

“……”

淑女看着对方一口接着一口喝闷酒,忍不住笑了:“你想道歉?你说的我可不接受啊,这不关你什么事。”

“我这不是什么都没说么……”无剑一脸无辜,随后又皱紧眉头,脸色益发苍白。

淑女叹了口气,站起身,拍拍床沿。她这房间就巴掌大,真真少女闺房,压根儿不是用来待客的好地方。“……你过来,我给你揉揉。”

原以为对方还会多推拒两下,谁知道还真的一喊就来,比隔壁家养的犬子还听话,自顾自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在她身上。

淑女低头看着自然垂下的黑布系带,伸手将其解开──指尖触上绑结,明显感受男子浑身肌肉绷起,但很快又放松:“没事,你继续。”

这是谁都不能触碰的一块禁地,连淑女剑都要小心翼翼。

无剑不喜人谈论他的眼睛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谁也不知道那双眼睛究竟生得如何,甚至有流言,其实无剑根本双眸不能视物……相对女子显得粗糙的黑发散落开来,淑女低头就能看见掩在乱发下那双眼角上翘的凤眼,还有平直的眼睫。

没有疤痕,没有伤,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确实就是寻常人的眼睛,只不过紧紧闭着罢了。

带着薄茧的指尖插入发丝间,来回在头皮几个穴位按压。无剑发出舒服的喟叹,喉头滚动,随着动作偶尔闷哼出声。一时间,被清冷月光浸润的卧房竟温暖起来。

“你很好奇?”青年突然问道。

“你该问,剑境谁不好奇?”瞧着气氛不错,淑女接道,“他们还说你没眼珠,布下面是两窟窿呢。”

“呸,那谁还看得见,又不是神仙。”无剑笑了,胸腔的震动随着贴合的身躯传来。

“神仙离我们可远了,哪像某人三天两头闯人房间。”

“谁没点秘密呢……”困意涌上,无剑打了个呵欠,“不如让他们去问紫薇到底在干嘛好了,连我都不晓得他在哪儿,神出鬼没的;还有玄铁老是在外头,几乎不回来。重要的事情不问,问我眼睛做啥。”

打呵欠这种事一传十,十传百,淑女也没忍住跟着打了个呵欠:“这不是因为紫薇软剑神龙不见首尾,而你一天到晚都在人前乱晃的关系么?”

“敢情太勤劳还是我的错?”

淑女叹口气:“你何苦折腾成这样子,”在剑境所有剑魂的印象中,无剑本该是个游手好闲、常驻剑冢的隐居高人,现在高人也不高了,人也不闲了,为了不让人担忧,喝点小酒还要来她这儿,也是可怜。“本来就不是你的过错……”

淑女一顿,发现掌心下传来均匀的细微呼吸声,不用看便知这人已经睡了。她抬头看了眼窗外,只觉天未亮,尚能休息一段时间。

轻轻将人放倒,黑发散乱在床褥上头,猛一看居然有种颠倒凌乱之美,令淑女忍不住发笑。事实上,剑冢之主生得并不高大,相较寻常习武之人和普通剑魂,显得相对矮小,只是如今缩在闺房床铺上还是略憋屈了点,长手长脚蜷起,看上去乌溜溜一团。

把人往床铺里踹进去些,又掐了烛花,酒酣耳热,困得眼皮子打架的淑女剑随便扔了条布到睡着的家伙身上,卷了卷被铺,也跟着沉沉睡去。



“…………”

坐在床沿的青年正在思考人生。

他曾说,白天去找淑女喝酒会惹上麻烦──那么晚上找人喝酒,却不幸睡了过去,还不小心一觉到天亮,该会惹上什么大麻烦……?

“没事,我昨晚睡前已想好对策了。”

绝情谷双剑之一露出娇俏的笑容,却让某人浑身寒毛直竖。

于是乎,剑冢众人一觉醒来发现主心骨不见了,正在满地找人之时,突然人又出现了──带着一身伤,风萧萧兮水易寒地从大门走进来,逢人便铁青着脸说遭遇木剑等人围困,幸好最后脱出重围,在绝情谷受淑女剑之恩,暂时躲了风头。

回到自个儿家的剑冢之主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再也不装逼,半夜去敲人家门什么的,果然除了采花贼之外无人受得起。

女人!乃全天下最强的生物,没有之一!



-Fin.很搞笑的一发完结!- 



淑女:一箭三雕,yes。

木剑:躺着也中枪,这真的不关我屁事。

浮生:不约,我们不约。

无剑:我错了T_T

 
评论(2)
热度(2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