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梦间集】「千面奇谋」剧情分析(真相只有一个!)

特此码字来顺一顺这次「千面奇谋」活动剧情。

不知有多少小可爱最后选择了【跳过】doge?

身为一个脑洞er,我自己脑补完了中间可能衔接剧情,只感觉一件事: 

集啊,你们硬要把可以写成三万字的文浓缩成对话式小故事也是心很大啊![厉害了.jpg]

 

申明:

  1. 以下为个人理解+脑补元素,不代表官方立场

  2. 可能有剧情理解错误,欢迎讨论捉虫

 

首先必须知道的事情:

  1. 木剑所有势力:木剑→血莲宫→绝命堂(暗杀组织)

  2. 花雨:前杀手。原先欲暗杀无剑,经化敌为友,叛逃绝命堂,投靠剑冢。

  3. 独钓寒江:前刺客。绝命堂退休人士,被绝命堂堂主要求重出江湖,失败。

  4. 夜烛言:游侠。游走黑白两道,中立势力,与妙手白扇和独钓寒江为友。

  5. 千隐:绝命堂堂主。反派。绑架下毒夜烛言,威胁独钓寒江为其效命。

  6. 黑羽:血莲宫宫主。所任职务不明,疑似与结局有关连。


有了这样的理解,再来看剧情会比较清楚,啾咪。 

附上老虎论坛彩色排版链接:

【剧情】「千面奇谋」大伙儿看懂没?让我们来看看是谁.....

—————————————


【独钓寒江】 

花雨叛逃绝命堂一事曝光,引发血莲宫宫主关注。

宫主黑羽亲自走访绝命堂,与堂主千隐密谈后,决定请独钓寒江重出江湖,暗杀花雨。

然而消息不胫而走,夜烛言知道此事后,拜访独钓寒江,顺便话家常。

谈话中,独钓寒江言明自己对暗杀已无心,不愿重操旧业,也不想料理失败者,于是拒绝千隐。

若说起,独钓寒江更想要和“无剑胜有剑”的剑冢之主一决生死,乃赌上性命之战。

(注一:此处谈话透漏,独钓寒江曾为花雨之师)

(注二:寒江为欣赏湖光山色,享钓鱼之乐,因而敲掉室内一面墙,夜烛言对此颇是无语,但寒江以此为乐,十分喜爱这样的生活。此与后面剧情有关。)

 

【新的目标】

原来,在千隐拜访独钓寒江后,寒江便对无剑起了好奇之心,去了一趟剑冢。

寒江目击无剑于剑阵中运筹帷幄,镇定自若,感觉这会是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也是所有刺客毕生追求的“完美目标”。

好比猎人会将鹿首虎皮挂于家中,若能成功刺杀无剑这般的高手,将会是至高无上的荣誉;若死在他手上,此生也不亏。

夜烛言不赞同寒江为此赌上性命,但独钓寒江心意已决。

夜烛言说不过寒江,最后答应他一探无剑口风,是否愿意与独钓寒江一战。

 

【夜烛言】

夜烛言经白扇引荐,走访剑冢,与无剑会面。

谈话中,夜烛言通报,日后绝命堂将派刺客前来暗杀叛徒花雨,无剑领其好意。

尔后,谈话提至独钓寒江,夜烛言言明,寒江希望与无剑切磋武艺,无剑欣然允诺,夜烛言眼见目的达成,便起身告辞,欲回头找独钓寒江。

(注一:此处谈话透漏,独钓寒江与花雨颇有师徒情谊,寒江不同于普通无情刺客)

(注二:夜烛言原先请白扇引荐,是为了结交好友,因突生绝命堂此事,因而改变目的) 

 

【棋逢对手】 

在约定对战之日前,寒江便时不时至剑冢,观察琢磨无剑武功路数。

越看越觉新奇,于是更加心痒难耐。 

 

【愿者上钩】[紧接【夜烛言】剧情] 

夜烛言回至独钓寒江所住之船坞,却发现门口“草鞋摆放整齐,搁置鱼竿”。

“寒江”引其入室,并给他斟酒。

夜烛言此时已感觉不对,试探问道:“方才在屋外听你轻咳,可是受寒?”

“寒江”用眼神示意都是那面被敲掉的墙害的。

然而真正的独钓寒江以敲掉了这面墙为乐,自在随心,怎会又反过来说“因为敲了墙所以使自己受凉”?夜烛言便落实,眼前的寒江乃绝命堂堂主千隐所伪装。

然而夜烛言也知,恐怕,自己将成为绝命堂用来威胁寒江出手的筹码。于小小船坞上,瓮中捉鳖,难逃敌手,不如静观其变,便饮下毒酒,与千隐一同回绝命堂。

(备注:一个小细节,千隐说在这船坞中找不到烟丝,后有详述) 

 

【跌脚绊手】 

千隐将真正的夜烛言带至绝命堂,点其哑穴。

而后,千隐又伪装成夜烛言的样貌,(推测)欲欺骗外出归来的独钓寒江,仍被识破。

寒江追杀绝命堂众人,血流遍地,欲杀千隐。千隐搬出人质,由于夜烛言喝了毒酒,受制于人,若千隐被杀,夜烛言也活不成,寒江不得不屈服。

千隐提出条件,寒江于五天内除去花雨,他就放人。

同时,千隐派出十名赤血莲,监视独钓寒江行踪。

若寒江未于五天内完成任务,千隐就杀了夜烛言,唯一例外,是寒江已尽己所能,却仍为无剑所杀,那么千隐也会放夜烛言一条生路。

 ↓

独钓寒江迫于友人性命,带着赤血莲来至剑冢前,直取花雨性命。

然而剑冢迷阵根据《八卦迷阵图》所造,他无法强行闯入,后花雨出面迎敌。曾经的师徒,终反目成敌。

寒江此时已有死志,愿用自己性命换烛言一命。

(备注:此时剧情说明,寒江的烟管只燃茶丝,不抽烟)

 

【求死之念】

无剑发觉不对,切磋之约已生变故,但寒江不言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无剑因而迎敌。

(备注:此时对话说明,独钓寒江要杀人,也会让人死得明白,乃行事光明磊落之人) 

 

【以剑相交】 

寒江战败,无剑却未取其性命。

无剑看出寒江心神未宁,根本未尽全力,只求一死,因而停手。

无剑言明,愿意和寒江对等一战。

寒江表明自己曾经研究过无剑的武功路数,这样并不是公平之战,于是无剑便提出过三招,让自己也了解寒江所习之武功。

三招中,无剑见招拆招,看似引起独钓寒江好斗之心,双方约定明日此时此地再战。

但其实,两人此时透过接招,寒江向无剑暗示自己受制于人,烛言有危险,而无剑则订下计划,透过约定决战,拖延时间。

(备注:三招分别是「十面埋伏」(夜烛言受制于人),「愿者上钩」(寒江出手杀花雨),「生死一线」(寒江以命换命),而无剑的回招是「移花接木」,详见后述)

 

【瞒天过海】

一天后,决战紫禁之巅……呸,决战剑冢。

寒江准备万全,后“无剑”迎战。

两人对视半晌,意念之战,好比《死神的圣物.下》佛地魔迎战哈利的场景,风萧萧兮水亦寒,一阵冷风吹来几片叶子飞过,两人动也不动,你们自己脑补一下。

(备注:此时的标题其实已经剧透了) 

 

【冷雨冰丝】

 两人终于动了,转瞬间,胜负已分。

寒江已死,赤血莲离去。

(备注:标题再度剧透了,关键词:雨)

  

【生死豪赌】(地点:绝命堂内)

 千隐把夜烛言从地牢里放出来聊天。

千隐:你觉得谁会输?A.独钓寒江B.无剑

夜烛言:我选C,你。

然而此时谈话曝露,原来血莲宫宫主黑羽与夜烛言相交甚笃,千隐捉住夜烛言只是作作样子,根本不会让他死。

(注一:此时夜烛言称血莲宫宫主“那家伙”) 

夜烛言质疑为何千隐一定要除去花雨,谈话中曝露,花雨由千隐养育成人,杀人技巧与无心无情也由千隐一手调教。千隐自称受不了此种背叛,由爱生恨。

然而夜烛言一语道破:「某人」要求千隐在时限内完成一件与花雨有关的事,但并要她死。若无法完成,就取千隐性命

千隐自知无法达成,只好下手为强,先一步除去花雨,而独钓寒江是他最好的脱身傀儡,因为他有实力、又容易受胁迫。若独钓寒江刺杀花雨成功,他功成身退;若寒江刺杀失败,千隐也能以“自己已经派出最有实力的刺客,却仍未成功”来当借口,藉此脱身。

整个事件中,最关键的是“绑架夜烛言”这件事。

(注二:此处恐怕是个伏笔)

千隐见夜烛言字字珠玑,终于动了杀意,然而此时援兵已到。

  

【自作自受】

 千隐战败,他欲透过解药求得夜烛言放他一命,但被夜烛言所杀。

夜烛言在他死前道:“没有人可以利用我伤害我的朋友。”

(备注:然而,此时这个朋友可以指独钓寒江,也可以指血莲宫宫主,大家自行大脑风暴一下)

而这个援军,正是无剑。

 

【花影迷踪】

原来第二日,花雨易容成无剑模样,与寒江决斗,而无剑早早出发前来搭救夜烛言;而花雨只是给寒江喂了假死的药,让赤血莲信以为真。

(注一:由花语推测出,夜烛言可能与千隐一同身在绝命堂)

然而无剑与夜烛言回到剑冢,却不是一片祥和之景。花雨却不知所踪,中毒的寒江倒在一旁,身下压着一根“漆黑的羽毛”。

(注二:“漆黑的羽毛”也许可以应对血莲宫主.黑羽)

最后夜烛言说:

是他。是他欺骗了我,欺骗了我们所有人……

  


【结论】 

不是很重要的小猜测,偷偷说一下几个我觉得很重要的关键点:

关键一:夜烛言是血莲宫宫主之友

(或许可以对应他为何那么快就得知千隐要请寒江杀花雨,也那么清楚千隐之事)

关键二:某人」要求千隐在时限内完成一件与花雨有关的事

(是谁?又是何事?)

关键三:为何最关键的是“绑架夜烛言”?

(从对话来看,若只是绑架夜烛言威胁独钓寒江,似乎有些小题大作,千隐目的是保留自己的绝命堂堂主之位,我感觉另有深意)

关键四:“漆黑的羽毛”无疑指黑羽,可是栽赃嫁祸又或是本人?

(说不定花雨才是凶手呢doge?毕竟是她调虎离山,又直对寒江不是么doge)


【后来补充】

1.为何不杀了独钓寒江灭口?

(撇除「游戏角色不能死」这种理由)

2.夜烛言这种爽朗游侠性格,为何会结交血莲宫宫主这种心机深沉之人为友?

3.木剑于其中是否又扮演关键角色?

 
评论(6)
热度(10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