嚕主:吸管
——
雜食派,善用歸檔
爬牆神速

© 管中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

【八戒&悟淨】餘生

接著Even A Worm被悟淨扛回去之後,悟空醒來前的小小腦補。

扔了就跑系列。(放飛自我)

——


在之前,他總是認為人類要找到理由死去,比找到理由活下去,簡單得多。

曾經有人告訴他並不是這樣,然而成為他活下來的理由的人,最後卻自殺了──睡迷糊的時候,有一瞬間會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感官模糊,像是穿過教堂玫瑰窗的色塊,像是穿過曖昧雲煙的光線,像是最後一蓬燃燒的煙花,但很快得便融合在一起,終究消失在腦海的某個角落。

想要死去,卻沒有勇氣自殺,所以是膽小鬼。

想要讓誰來殺死自己,卻沒有拖累他人的覺悟,所以是逃避者。

想要獲得凌駕於生命之上的力量,卻不認同自己的身分,所以是自卑人。

因為自己的膽小、逃避,以及與自卑,所以總是視而不見,其實活下去的理由從一開始就存在在那裡。不是為了權力,不是為了金錢,不是為了愛情,更不是為了復仇,而只是單純地發現,就算這般苟延殘喘地活著,依然「不想死」的心情。

「……再次活過來了呢。」

望著角落有著蜘蛛網的天花板,他其實不知道這句話該說給誰聽。

「很抱歉,沒有讓你死成哦。」熟悉的嗓音掉落在他頭頂,八戒看著幾乎垂到他鼻尖的紅髮,默默覺得這一幕有些似曾相識。「還以為你要睡個三天五天呢,結果這次才睡不到一天就醒了,到底誰的生命力比較像蟑螂啊?」

熟悉的腳步聲,熟悉的語調。

沸騰的熱水在廚房鳴叫,也許是在煮些什麼吧,空氣中飄浮著一股食物的香氣。不得不說這個連星期幾該丟什麼垃圾都弄不清楚的同居人,卻意外有一手上等料理功夫,只是永遠負責煮、不負責收拾罷了。

「你先躺著吧,那只潑猴在隔壁房間,睡得正香呢。」滿屋子的煙味,天知道自己昏迷的時候這傢伙抽掉了幾包菸(單位用「包」來計算,想來並沒有問題)。「找了個蒙古大夫來看過了,結果醫生說悟空那傢伙根本只是因為累暈了所以一直睡,反而感嘆你像個破抹布一樣,能活下來真是奇蹟──我說到底當初是誰受重傷來著……」

「『不好意思,讓你擔心受累了。』」

八戒打斷對方的碎碎念。

「『悟空沒大礙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在中途拉住了我,不然不知道還會對悟空作出什麼事來。』」

「『還發現你把行李都收拾好,真是辛苦了。』……我還有什麼沒說的嗎?」

「……」

他的同居人把肩膀一頹,「我說你啊,性格真是有夠差勁的。」

八戒看著似乎連兩根長長的額髮都無精打采垂下的悟淨,把視線轉到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上,並不刺眼,反而暖和,在床鋪上砸成不規則的碎塊。

「其實不如這樣說:『能活下來,感覺挺好的。』,我想這是最好的回答吧。」八戒笑了,閉上眼,感覺悟淨踱步過來。他人高馬大,腳步聲卻不沉重,和講話的語氣相同有種玩世不恭的輕浮感。「三藏沒有跟過來?」

「……嘛。」床鋪凹陷一塊,但並沒有壓著他。

Hi-Lite的氣味。

「那麼更需要這樣說了,『能活下來,感覺挺好的。』不然你和悟空鐵定會先因為過度吵架,最後導致兩人雙雙餓死的。」

「…………嘛,也是。」

被陽光曬暖的被子覆在身上,八戒動了動,把床單撫平,零碎的色塊再度合而為一。其實理由什麼的,真不重要,尤其當身上暖和的時候,像所有的痛苦能蒸發在陽光之中。

「那麻煩你把你煮的麵分我一口吧,悟淨。」

「喂,我可是沒料到你會這麼早醒,只煮了一人份喔。」

希望能拯救誰,又不希望面對死亡──這樣聽起來,真是貪心啊。

「那麼,就麻煩你多煮一份給我吧。」碧眼青年溫和地笑了,將每個音節咬得字正腔圓:「如果你還願意這樣做,我會非常感謝你的。」

「……你絕對是全世界性格最差勁的人了,真的。」


 
评论
热度(12)
 
回到顶部